520小说网 » 爱情小说 »合离最新章节列表 » 第43章 罗柔

第43章 罗柔

文/如花美眷  似水流年
合离 本章字数:6068 合离txt下载
推荐阅读:杀手房东俏房客校园超级霸主如果遇见下一秒的你邪魅总裁复仇妻异界之逆天诛神重生之温婉洪荒道尊黄金王座恐怖通缉令隋唐之纨绔天下遮天无限地狱将夜天剑封魔
    ‘叮……’

    罗柔没抬头,径自往后退了几步,背斜倚在电梯壁上,凉飕飕的,霎时感到冷意。

    许久不听声响,罗柔诧异地抬头,帽檐遮住了她的视线,看不到脸,只见五六只锃亮的皮鞋前后错落的站着,她没甚兴趣,缩在角落里,继续捣鼓微信。

    “坏蛋!”

    密闭空间突然传来女人又娇又柔的声儿,酥人入骨。罗柔话说了出口方觉不妥,还当是刚才独自一人在电梯里呢,忙压了压帽檐,遮住羞得红彤彤的脸儿,暗自庆幸,得亏戴了礼帽,不然的话,太丢人了。

    有人极轻地哼了一声,很是不屑的模样。

    罗柔眼睛斜了斜,这才看到除了皮鞋,触目所及还有一双细高跟。她有些不悦,但没有出声,只将耳机摘了下来,手机攥在手心,面无表情地站在那儿。

    无聊地看向光滑的壁面,冷不丁地和一道幽深的视线撞上,罗柔下意识地按了按帽檐,移开了目光。

    等电梯到了,罗柔正要出去,却发现自己被堵在最里面,低头看着前头的脚,细高跟先走了,其他的也出去了,她松了一口气,正要抬步,一头撞上一堵肉墙。

    傅寒皱眉问:“你怎么在这儿?”听说她毕业以后就出国了,怎么会在陵城?

    罗柔抿了抿唇,说:“跟人一起的。”傅寒眼色愈发晦暗不明,他奔按着按钮防止其阖上,此刻怒气上涌,竟一把把人拉了出来,冷冷地问:“跟谁?”罗柔亦没了好脸儿,没好气道:“跟你有关系么?!多管闲事。”转身就要走。

    手机又响起来,是陆恺又在催。罗柔不欲再和他分辩,挣脱他的手就要走。

    “你给我回来!”傅寒拽住她的衣袖,猛地一扯,竟连她的裙子领口的都扯开大半,上面鲜红的吻痕暴露在他视线之下,傅寒不觉松了手劲儿。

    “和他睡了?”他的声音亦是无比平静。

    罗柔仍是低垂着头,她整理好被扯乱的衣服,淡淡的道:“你现在,好像没资格过问吧。”傅寒笑了笑,眸中浮起熟悉的讥诮,道:“自然。”

    早已候在不远处的细高跟娇滴滴的喊:“傅寒,快点嘛,人家站累了。”

    罗柔朝那方向瞥了一眼,见跟随而来的人有几个亦是十分面熟的,各个儿手上还抱着文件夹,皆是垂首敛目候在一旁,想来是陪他出差到此。公事都带着美人儿,可见对她有多不舍。

    也不便在说什么,罗柔转头就走。找到陆恺开的车,催他快走。

    “这么急做什么?”陆恺笑了笑,朝她来时的方向看了看,并未看到什么人。罗柔瞥他一眼,轻声道:“我不想别人看到我的脸。”此话一出,陆恺稍稍变了脸色,他不再多言,发动车子驶离此处。

    车上,他握住她的手,不住地在唇边亲吻,道:“小柔,跟我回京吧。”罗柔勾了勾唇,道:“你不嫌弃我么?”陆恺脸上就显出不悦,说:“你以为我只是因为你的容貌?”罗柔轻笑一声,并不说话。

    陆恺被她的表情搞得有些不自在,闷闷地道:“我承认,一开始的确是,可后来不一样了,你和别的女人,都不一样。”

    罗柔并不说话,也不知是信了还是根本就没听进去,她神情冷淡,抽回自己的手,说:“你在陵城快一个月了,回去吧,省的你妈以为我拐带了她的好儿子。”陆恺皱眉,问:“她骚扰你了?”罗柔摇了摇头,漫不经心地撩起一侧长发,玻璃窗上就映出那贴着纱布的侧脸,唇角上扬,她盯着陆恺的眼睛,一字一句地道:“上次的教训还不够么?”

    陆恺叹一口气,低声道:“我以为过了昨晚,你会原谅我。”罗柔道:“你又没做错,求什么原谅。”“那你跟我回去吧,我保证,没人敢再对你不利。”陆恺接话茬道,虽说陵城亦是数一数二的城市,可毕竟不如京城自在,他没打算在这儿耗多久。

    罗柔仰躺在座位上,礼帽遮在脸上,看不清她的神情,“你不觉得,我们现在的关系,有些乱吗?我和你,我母亲和你父亲……”

    陆恺却毫不在意,他见不得罗柔这般颓废的模样,探手过去重又握住她的,说:“他们在国外,不会有人知道,就算知道了,也影响不了我们。”罗柔哼了一声,说:“你倒是想得开。”

    待车子停下,罗柔正要下车,却发现到的并不是顾家,皱眉道:“你送我去哪儿?”陆恺随后过来抱她下车,额头抵着她的,哑着声道:“昨晚被我折腾的都没休息好,在我这儿好好睡一觉再说。”罗柔撇了撇嘴,一手捏了他的耳垂轻柔的抚摸,眯了眼道:“是吗?那我还是回去休息好了,在你这儿,哼。”

    陆恺已抱了她进楼,边走边在她耳边道:“过几天我就走了,昨天那一晚怎么够,你得好好陪陪我。”罗柔垂下眼帘,遮去满眼复杂。

    她来陵城外祖家养伤,不想他也跟了过来,每日里嘘寒问暖不算,更是搜罗了无数千奇百怪的药方给她试,两人之间从未挑明,所以他一直以为自己不晓得那场车祸并非意外,每每看向她的眼神总是带着愧疚与痛楚,时日一长,罗柔竟觉自己的心有了波动,她尚弄不清自己的心意,却觉这是一次绝好的机会,于是就有了昨晚。

    谁知那么巧,竟然遇到了傅寒。

    他看自己的眼神,像是一头发了狂的兽,虽努力压抑着怒意,喷停不息的粗气却是止也止不住,他到底在气个什么劲儿?!罗柔冷笑,直男癌晚期,没得救。

    **

    没过两天,陆恺飞回京城,临行前执意拉了罗柔同行,抱着啃着腻腻歪歪地不撒手。罗柔自伤后不常出门,此时亦不例外,连送行都不肯,躺在榻上摆摆手,闲闲地道:“快滚吧,京城的美好生活在等着你呐。”陆恺讪笑,就差跪地表忠心了,忙道:“哪儿有,我

    一直洁身自好,不知比傅小五好多少。”

    他说这话时语气愤愤,却也有讨好的意味再里头,罗柔似笑非笑地道:“是么?我看,是并不遑多让吧。”别人什么样儿她不清楚,可这俩人她却摸的门儿清,那女人多的,啧啧……

    陆恺扑到她身上邪笑,得意道:“最后还不是都折你手里了?!”又不满地嘟囔:“再说了,我总比他少一两个的。”罗柔垂着眼,再不多言。

    陆恺敛了笑意,缓缓拉下她抚着脸的右手,手触上那纱布,轻声问:“我能看看吗?”罗柔握住他的手腕,将他的大手移开,她低低地道:“等它好了吧。”说完又是自嘲一笑,几不可闻地道:“或许,永远都不会好了。”

    陆恺看不得她这自怜的模样,却不知该说什么,两人相处,他总是避讳着这话题,唯恐惹她伤心,可是又避无可避,她比以前待人更冷淡,不常出门,在陵城亦是如此,再这样下去,她会越来越自闭。

    抚着她的发,陆恺轻声道:“等我安排好了,就来接你。”她不愿回京城,一是因为她的伤,二是因为她的母亲不在那儿,而且陈晨一直住在罗家,她心里肯定膈应的慌。因此就算回了京城,也定不会回原来的家,这样正好,可以和他一起住。

    罗柔横他一眼,说:“我应你了么?”陆恺却不在意她的态度,只淡淡的道:“没反对,我就当应了。”罗柔直直地看向他,半晌,说:“陆恺,我不会就这么算了的,你最好离我远点儿。”她从不在他面前掩饰对他家人的厌恶。

    陆恺在她脸侧吻了吻,说:“我知道。”

    **

    这天刚开机就接到父亲的电话,寒暄两句,罗柔只以为是普通的问候,说了两分钟就要挂电话。

    “小柔,回京吧,你外公外婆年事已高,没法照顾你,爸爸不放心。”罗祥彬又开始了每次电话必提的劝说,“你不喜欢陈晨在家,我把她安排出去就是了,难不成你一辈子都不再踏进家门了?”

    罗柔正独自一人在公寓里看电影,听了这话便道:“不必了,让她好好养着吧,这是我欠她的。我能给的,您都能满足她,只有家庭和爱情,是她求而不得,既然她因我毁了人生,我该保全她这一切。”

    罗祥彬知道她自责,叹了口气,说:“她现在装了假肢,每天去康复中心复健,已经能独自行走了。”罗柔恩了一声,说:“那就好。”

    “对了,你哥要结婚了,他非常希望你能出席。”罗祥彬想起这一件事,告诉女儿。“什么时候?”罗柔的确有些意外,自从离开京城,他们俩就再没联系过了。“下个月初三,小柔,爸爸希望你能回来,你的出席对你哥哥意义重大。”罗祥彬仍不放弃,尽力劝说女儿回京。

    “我会把礼送到的。”罗柔情绪并没太大起伏,她并不适合出席那样的场合,父亲的话,并不能打动她分毫。

    既如此,罗祥彬亦无话可说,他们兄妹,到底是生分了。嘱咐了女儿好好照顾身体,随后收了线。

    罗柔想了想,给顾晚打了个电话,待了解前因后果,浅笑着道:“恭喜,终于得偿所愿。”

    顾晚忙道:“多亏了你,小柔,这份情,我会一直记着。我和罗鹤说好了,婚礼过后,我们会一同赴美,他有意把陈晨也带走,也许,就不再回来了。”

    “不,是你自己有本事,这么快就怀孕了。”罗柔真心实意地道,心里清楚罗鹤把陈晨带走也有为自己考量的意思,眼不见为净,陈晨一走,她大概也会回京。

    末了,罗柔提点了一句,说:“婚礼小心些,免得有心人搞事。”

    **

    罗柔盘腿坐在小几前,几上已堆了一捧花生壳,腌制的花生太粘腻,罗柔手上因为剥这东西粘了许多,拿过一旁的手巾擦了擦,易拉罐还没送到嘴边,门铃响了。

    这地方鲜少有人知道,罗柔纳闷儿,不知会是谁。

    开了门一瞧,罗柔登时绷了脸,皱眉问:“你来干什么?”

    傅寒却毫无身为客人的自觉,大摇大摆地进屋,说:“你哥知道我过来,特意让我给你带了点东西。”罗柔跟了进来,皱眉道:“上次没听你说啊?”“哦,上回我忘了。”傅寒

    四处打量着屋里的摆设,待见到小几上成堆的花生壳,眉头皱了皱,却终是没再说什么。

    “你的伤,怎么样了?”傅寒本想直接问痊愈了没,可想起前两天见她的情景,带着礼帽不说,长发遮住半边脸,他想,大概是没好利索,不然她不会这么忌讳。现在她站在自己面前,脸上敷了面膜,中药味儿刺鼻的很,又都干在了脸上,想看也看不到。

    罗柔坐在沙发上,不耐地道:“早就好了。”目光看向大屏幕,津津有味。

    傅寒也坐下来,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嗤笑一声,说:“这电影不早八百年了,怎么想起来看这个?”罗柔喝了口啤酒,说:“能让人认清一些现实。”

    “什么?”傅寒好奇。“男人只有眼瞎了才不在乎女人的容貌。”罗柔幽幽地道。傅寒一怔,随即默不作声。

    “罗鹤让我给你带的药都在这儿,用法用量都写在上面,你别忘了用。”傅寒嘱咐她,也不知她听没听进去。又因为面膜糊的厚厚一层看不清她的神色,只那双大眼眨都不眨地盯着屏幕,很是专注的模样,他说话她也不怎么答了,偶尔嗯一声,大部分时间并不理,他有些不悦,面上却不表现出来,渐渐地也不再做声,她看屏幕,他在一旁看她。

    “面膜干了,去洗洗。”傅寒说了这么一句。罗柔摸了摸,说:“还不到时候。”像是刚反应过来,她皱眉问:“你怎么还没走?快走快走。”边说边挥手赶他,一副嫌弃模样。

    他顶想看看她的脸,她却像在故意掩饰着什么,傅寒盯着她瞧了一会儿,问:“真的好了?”罗柔仍是不耐,语气都有些冲:“骗你干嘛?!”傅寒却不生气,指了指洗手间的方向,说:“去洗洗,正好我帮你上药。”

    ‘啪’地一声,铝制易拉罐被猛地磕在小几上,液体泡沫溅出大半,罗柔真的生气了,火大的道:“你烦不烦啊!东西送到就得了,嘚啵嘚啵的讨人厌。”一双妙目满是怒意,凛然道:“一会儿陆恺回来误会了怎么办,你不知道自己的身份啊,走走走,赶紧滚。”

    “行,你解了我的疑惑我立刻就滚。”傅寒掰过她的双肩,逼她和自己对视,肃声道:“那场车祸,究竟怎么回事?”

    她爸爸已着人撤销了所有记录,几个当事人死的死,坐牢的坐牢,活的也不肯吐露半个字。傅寒几经调查,却丝毫不得详情,心里明白定是罗家封锁了所有消息。可若真是意外,何至于连罗鹤都三缄其口?其中必有蹊跷。

    罗柔怔了怔,随即撇过脸去,漫不经心地道:“能怎么回事儿,作孽太多,遭报应了呗,你当真以为有什么隐情?”

    “你作什么孽了?”傅寒平心静气。“那太多了,我都数不过来。”罗柔一笑,脸上干透的面膜都裂了痕,很有些可怖,她垂了眼,躲开他的束缚,背过身去收拾小几上的花生壳,说:“老天爷留着我这脸都是恩赐了,更何况又恢复了以前的容貌,我很是感激呢。”

    “是吗?”傅寒淡淡的反问一句,“只是这样?”

    她正往垃圾桶拨弄花生壳的动作一顿,卸了力气一般,双肩都垮下来,她低了头,说:“还害了人。”别人因她而断了一条腿,这是她此生赎不清的罪。

    “陈晨没怪你。”傅寒解释一句。

    罗柔默然,半晌,她回转身子,低声问:“那你呢,你怪我吗?你们因舞结缘,我不仅摧毁了她,也毁了你们的爱情。”

    “你说呢?”

    罗柔有些难堪,她再次道歉,真挚而诚恳,“对不起。”

    “这话你不该跟我说。”傅寒声音平平。“罗柔恩了一声,说:“跟她也说过了,以后我会尽量的弥补,虽然有些微不足道,但我会尽最大的努力。”

    “你拿什么来弥补?!”傅寒却突然动了怒,下颔绷得紧紧的,面容清肃。罗柔想,这大概就是所谓的真爱吧,想不到,有生之年,她还能看到傅寒爱上一个人,也算幸运了。她大概不比别人差在哪儿,只是不合他的心意而已,想到此,她亦是释然。

    想到此,她尽力地扬起笑脸,肌肉却因干透面膜的包裹扯得发疼,罗柔平和了语气,说:“好好对她吧,至少等她走出这阴影再说,她那么爱你,给她些安慰也是好的, 不然的话,她会受不了。”

    傅寒脸色发沉,眸中浮起冰冷的讥诮,说:“那你呢?”

    “我?”罗柔不解,说:“我又没什么损失,比她强多了。”

    我只是没了家,没了爱情。

    没了,你。

    作者有话要说:

    统一回答一下评论区的问题:陆华运和陆名扬暂时是没关系的;林舞意的文肯定不会开。

    这几天一直在修改存稿,恰好大姨妈来了,有时候改着改着就没了精神,所以一直没更。

    之前许多人提意见说文章太拖沓了,我也意识到这问题,也在尽力克服这毛病,尽量让每一章都有进展。刚开文的时候我甚至想以这章的开头情节做开篇,后来给否了。现在是敏感时期,本章的情节以及以后的某些章节本来该有些那啥的,可是鉴于我被警告多次,这些存稿里的内容就都删了,不放正文。关于大纲和存稿,有些微改动,但大框架不会变,貌似大家挺想让陈晨离开,所以关于她的线后面就改了,其他的例如罗柔、傅寒和陆恺啊什么的主要人物和情节肯定不会变,这点大家放心。
(快捷键 ←)上一章:第42章 傅寒返回目录下一章:第44章 傅寒(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