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爱情小说 »合离最新章节列表 » 第48章 罗柔

第48章 罗柔

文/如花美眷  似水流年
合离 本章字数:11341 合离txt下载
推荐阅读:恐怖通缉令隋唐之纨绔天下洪荒道尊无限地狱异界之逆天诛神天剑封魔邪魅总裁复仇妻无天魔躯校园超级霸主神印王座杀手房东俏房客凤殇如果遇见下一秒的你网游之幻想骑士
    陆恺不禁好笑,说:“你这丫头,怎么随便给人取外号啊,我们家一直叫她容姐,你可倒好,一来就喊容嬷嬷,让她知道,肯定气得血压飙升。”

    罗柔不满地哼了一声,说:“谁让她监视我来着,真讨厌。”陆恺敛了笑,想了想,大概知道母亲的用意,不禁意味深长的道:“她是怕你出错。”罗柔嗤笑,再不说话。

    有熟悉而幽冷的视线射过来,让人浑身不自在,罗柔抬眼去瞧,果真见到徐荣茹正紧紧地盯着自己,不由一乐,这次倒也毫不掩饰了,她对自己的敌意,亦是昭然若揭啊。

    值得注意的是,陆华运也出席了寿宴,毕竟这是他亲生母亲的寿辰,即便夫妻俩平日如何失和,此刻也要做出和和美美的样子给外人瞧,不能失了陆家的颜面。

    罗柔想起尚躺在病床上的母亲,依陆华运的能力,他不可能不知道是谁害的母亲这样,可即便这样,他还是回来和徐荣茹扮演一对和谐夫妻,不管是做给谁看,总归是没让徐荣茹难堪,相比之下,母亲倒是一辈子见不得光,为了爱情,究竟值不值得?

    这么一想,罗柔看向陆华运的目光顿时复杂起来,除了刚碰面时打了招呼,他们没有说过一句话。

    陆恺正和人闲聊,罗柔一人坐在角落,那种如芒在背的感觉让她难受,想到容嬷嬷不知在背后怎样地窥视她,心里恶心的要死,可又拿她毫无办法,她摩挲着杯壁,垂眸不语。

    有人在喊自己的名字,罗柔抬头,正见不远处的陆老太太跟自己招手,唇角含笑,她走过去,任由老人家拉住自己的手,乖顺温和。

    老太太得意地摩挲她的手背,满面笑容地跟旁人介绍,道:“小恺的女朋友呢,长得好,会说话,我今儿才第一次见她,难怪把我这孙子迷成这样,真是招人疼。”

    众人面面相觑,眼见着傅老太太的面上敛了笑,一时各自心内考量,这老太太大概不知罗柔曾是傅五的女友吧,这么隆重的介绍给众人,无非是想显摆一下。可傅老太太也在座,她又是属意过罗柔的,难怪面色不豫。可不是嘛,即便如传说中毁了容,她那脸蛋儿,啧啧,不说旁的,如今厅内的哪一个能比得上?就连比她年轻的都要逊色不少,陆老太太焉能不得意?

    罗柔的笑容亦是淡淡的,别人尚且还好,唯独傅老太太的目光令她浑身不自在,她拿眼去瞧,正见她面上半是惋惜半是无奈的神色,心中一凛,撇开了眼去。

    厅内却突然安静下来。

    这边也止了说笑,顺着众人目光,罗柔看见陆华运夫妇站在众人中央,身旁两侧是陆慎和陆恺。陆华运面上一派平静,反倒是他身旁的徐荣茹,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罗柔突然感兴趣起来,能让这女人如此惊惧,恐怕事情还还不小呢,且得看戏。

    “各位,陆某今日感谢大家赏脸,今天,在母亲的寿宴上,我有重要事情宣布。事关于我的家庭,容茹是我的太太,亦是陪我打下陆氏江山的内助,陆家的一切,她自可全权做主。”陆华运一番话说得不疾不徐,却让众人时分摸不着头脑,他此时的些微停顿,更是让人浮想联翩。

    “可我愧对于她,愧对于陆家。”陆华运看了一眼身旁的妻子,朗声道:“多年夫妻,我感激她为陆家所做的一切,可这段婚姻,早在几十年前就已名存实亡,而今陆慎和陆恺都已长大,可独当一面,我离开亦能安心。因此,陆氏全权交由老大,我卸下了这重担,净身出户,日后也和徐荣茹再无任何关系……”

    话音未落,只听砰的一声,徐荣茹手中玻璃杯已落地,身体也摇摇欲坠,歪倒在身旁的大儿子身上。

    罗柔冷笑一声,此时此刻,也唯有晕倒才能解她的尴尬没脸了。

    一时大乱。嘈杂声响起,罗柔发觉握着自己手的陆老太太浑身颤抖,显是气得狠了,顿时大惊,忙喊不远处的陆恺过来,旁人亦察觉到老太太不对劲儿,喘气都喘不上来,顿觉事态严重。

    陆华运先奔了过来,比起徐荣茹,他自是更关心自己年事已高的母亲。罗柔看他将老太太背在背上急匆匆地往外赶,心情不由的微妙起来,老太太这样大的反应,显然是儿子做这么大的决定提前并未和她有所商量,这才引得她气怒攻心,险些晕厥。这样看来,陆华运也算是有心,毕竟他没打算一辈子让母亲没名没分的跟着他。罗柔叹了一声,望着他远去的背影,伫立原地。

    陆恺以为她吓到了,又见母亲那边亦是不好,只得道:“你在这儿守着,我和大哥得去趟医院。”说完又对厅内的众人道:“各位,今日宴会到此为止,招待不周之处,还望大家见谅。”随后跟了大哥出门,留下人善后。

    容姐亦跟着徐荣茹去了医院。罗柔只得和陆慎的秘书一起,送众宾客出门。待到了傅老太太跟前,尚未开口,就见老太太起身道:“小柔,你送一送吧。”罗柔看了一眼她身旁的傅寒,点头迎下了。

    老太太不让其他人跟随,只扶着罗柔的手往前走,到了陆家宅门前却仍是默默,只缓缓行着。罗柔亦不做声,她心里知道,老太太是有话跟自己说。

    步子突然停下。罗柔听见身旁人叹了口气,不禁抬起头,正见傅老太太望着远处,疑惑间听她开口,说:“小柔啊,我真是没想到……”

    没想到?是没想到自己和陆恺在一起?罗柔抿唇不语。

    傅老太太转头看向她,仍是惋惜的目光,浑浊的双眼幽幽含神,看上去是那样和善、安详又精明,说:“我本以为,你能和小五走到一起的,他爱玩儿,花心,可跟你一起后却改了不少,这些我都看在眼里。”

    罗柔低低说了一句,道:“我们,不合适。”

    “不能再给他一次机会?”傅老太太拍拍她的手,试探中带着三分劝意。罗柔摇了摇头,说:“不存在给不给的问题,他从来不喜欢我,我给再多机会也是无用。”

    “瞎说!”老太太嗔怪地说了一句,道:“他不喜欢你怎会和你交往,自虐啊他!”罗柔小声反驳道:“可他已经有女朋友了。”

    “吓!”老太太一瞪眼,说:“那都不作数,只要我不答应,谁都甭想进傅家的门。”

    罗柔心道,任您百般否定,励飒还不是进了?虽说连带着傅二被母亲分家出去,可到底是正大光明的结婚了。可见只要男人用心,自能如愿以偿。

    傅寒和傅洌是一样的霸王性子,事到如今他不像他二哥一般反抗,并非不敢,而是值得他那么做的人尚未出现罢了。如今新人在怀,哪里还会有她的位置。

    “你只要把握机会,总能守的云开的。”傅老太太说完,也不要她再扶,上了自家的车子,温温道:“回吧,奶奶说的话,你好好想想。”

    罗柔点了点头。

    往回走的时候却迎面碰上傅寒,他的小女友正依偎在他身旁,罗柔点头示意,而后继续朝前走。

    进了大厅,管家迎上来,道:“罗小姐,客人已走的差不多了。”罗柔看了看大厅,道:“让人过来收拾了吧。”管家应了一声,忙指挥着众人打扫。

    容嬷嬷不在,罗柔心思百转,对管家道:“我上楼歇会儿,有事喊我就行。”管家见她疲累,忙应了声是,说:“您放心。”

    上了二楼,罗柔看着走廊尽头的那扇门,终究停在了前方门前,推门而入。

    躺在沙发上闭目养神,昏昏欲睡时陆恺打来电话,说:“已经没什么大碍了,我和我哥都在医院陪着,待会儿容姐就回去了,你要是不想见她,就让张元送你,我这儿一时走不开。”

    罗柔应了,又让他给陆老太太带好,随后收了线。

    沉吟一会儿,罗柔终于起身,站在二楼朝下望了望,楼下大厅已收拾的差不多了,来来往往的只剩几个人在走动,定了定心,朝走廊尽头而去。

    刚一触上门把手,手腕就被握住了,罗柔一惊,抬眼看去,竟是张元。

    “你疯了?!”他压低了声音道,“陆家到处都是监控,即便你拿到了东西,能不能活着出门都是个问题。”

    罗柔垂眸,淡淡的说:“这是最后的机会,你在这儿守着。”张元仍是不同意,道:“不行,这太冒险了,会打草惊蛇。”罗柔看他一眼,道:“我有把握,而且监控你们可以洗掉,不是么?”张元摇了摇头,叹气道:“这儿的监控可以,书房内的不行,保险箱的密码一旦输错,书房内的监控会立刻启动,到时候就完了。”

    罗柔拂开他的手,定定地道:“我不会弄错。”张元怔愣,回过神时她已经进了屋。

    想了想之前去看母亲时她告诉自己的密码,罗柔毫不迟疑的朝着书架而去,第三架的第七本书,抽开后的墙壁内,藏着保险箱。按照二叔所说,罗柔果真找到,激动之下,她颤着手够上去,输入了密码。

    ‘啪’,极轻微的一声,保险箱开了,里面赫然躺着两个微型U盘,她快速地拿出来,又将事先备好的一模一样的放进去,不管陆慎会否发现,总会暂时抵挡一段时间,不至于引起他的疑心。

    轻呼出一口气,罗柔把所有东西归于原位,拿着东西出了屋。

    张元见她不到一分钟就出来,极为惊讶,无声用目光询问,她朝他点了点头,心中大惊之下却又是放下一块大石,瞥了瞥四周,低声道:“我送你回去。”

    上了车后张元就开始打电话,罗柔知道他要处理善后事宜,一言不发的坐在后座。

    待他收了线,罗柔淡淡的问:“你跟在陆慎身边多久了?”

    张元一愣,随即道:“十几年了。”见后视镜中的她微微一哂,又加了一句:“我救过他的命。”

    罗柔哦了一声,说:“怪不得。”以陆慎的狡诈多疑,断不会无端信任别人。更何况这也算不得信任,张元能在举行宴会时进出陆家大宅,可却进不去陆慎的屋,更别提拿到密码了。

    张元仍是好奇,说:“可你怎么知道密码的?”罗柔笑了笑,说:“猜的。”张元便知她这是不想多说了,倒也不再多问,只道:“出了这样的事,陆氏过几天的年会可有的热闹了,依我对陆夫人的了解,她定会借此机会重新找回颜面,U盘里的东西尚需陆慎在公司的私人电脑才能打开,因此除了U盘密码,你还得找到他的电脑密码才能顺利打开,有头绪吗?”

    罗柔摇了摇头,说:“给我点儿时间。”张元严肃道:“你没有时间,一旦陆慎发现U盘被替换,他会立刻销毁里面的所有资料,到时候我们就功亏一篑了。”

    罗柔头倚在真皮座位上,无奈地道:“可是我不知道他电脑密码,他屋里的那个,我也解不开。”看了眼前方的张元,道:“你跟在他身边这么多年,应该知道他的电脑密码的。”张元摇了摇头,说:“旁人在办公室时,陆慎从不会用电脑。”

    一时静默无语,过了一会儿,罗柔说:“如果我进了公司呢?”张元讶异,想起陆慎对她的态度,一时倒不知该说什么,只得吞吞吐吐的道:“或许……有机会吧。”

    罗柔似笑非笑的看他一眼,他大概以为保险箱的密码也是陆慎告诉自己的,这才表情怪异。不过她也不在乎,只思索着该怎么办,尽快做完这件事,她就要离开这是非之地了。

    **

    容姐回到陆宅,先是找来管家询问一番,待听完回报,皱眉道:“你是说,她上了楼?”

    “是,”管家素来不敢把这人当仆人看,态度很是恭敬,说:“罗小姐一直在二少屋里休息,我派人上去看过一次,她应该没出那屋,后来张秘书来找,说要送她回去,两人就一块儿走了,大概十分钟以前。”

    容姐却还是不放心,待找了监控来瞧,果然没看出古怪,她心下惊疑,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可又没哪里不对,倒也没再纠结,急急奔去医院复命去了。

    陆恺晚上回来,推开卧室门,正见她裸身坐在大床上,背对着门,身形姣好,轻薄丝衣缓缓披上身,形容妩媚,不觉深吸一口气,悄无声息地走上去。

    一只大手环上来,罗柔一惊,待他温热的嘴唇覆在颈侧,方才放松下来,皱眉嗔道:“回来了也没动静,吓人一跳。”

    陆恺轻笑,在她颈侧不住啜吻,说:“你会被吓到么?”罗柔仰躺在他怀里,娇娇地道:“为什么不会,我还以为是哪个色狼进门了呢。”

    她喘息愈粗,陆恺的大手又在胸前揉搓,罗柔渐渐耐不住,浑身软在他身上,只还留着一丝清明,道:“你现在还有心情?你奶奶还在医院呢。”

    陆恺含糊地道:“为什么没有,奶奶是气怒攻心,至于我妈么,已经出院了,本就没什么大碍。”罗柔转身,揽住他的脖子,说:“我知道,她是今儿在众人面前跌了面子,一时无法下台,只能晕倒给自己找了个台阶下,不然的话,还不知道要如何收场呢。”

    陆恺情知她说的是实情,却也不能顺着她的话说,毕竟是生养他的母亲,她对旁人在狠毒,对他们兄弟俩却是没的说的,他虽浪荡,却不能不孝。拍了拍她的屁股,道:“不许这样编排我妈。”

    罗柔耸了耸鼻子,说:“我说的本来就是事实。”推开他爬到床的另一侧躺好,再不理人。陆恺知道她不是真生气,扑上去将美人儿牢牢地压在身下,鼻尖儿对着鼻尖儿,亲昵的哄道:“好了,小祖宗,我错了好不好,嗯?”嘴上说着手上也不老实,三两下把人剥了个精光。

    罗柔嘀咕道:“真有心情啊?”陆恺邪笑,放肆地打量身下人的□□的肌肤,挑眉道:“为什么没有?又不是什么大事。”罗柔道:“你奶奶都住院了,还不算大?”陆恺垂眸,淡淡的道:“我爸明天就把她老人家接走了,身体没有大碍的。”

    罗柔惊讶,说:“这么快?我本来还想明天去看看你奶奶呢。”陆恺道:“不用了,你去估计也见不到人,我爸急于离开,估计明早就走了,也好,他早就想摆脱这个家,如今终于如愿以偿了。”

    语气虽然平淡,可罗柔却觉出他的恨意,沉吟了会儿,才道:“那你妈呢?她能同意?”陆老太太一走,陆家就真的是名存实亡了,她即便有了陆氏,怕也不会甘心吧。

    陆恺嗤笑一声,说:“还能怎样,一哭二闹呗,人前还绷得住,人后定会和我爸大吵,白天在病房已经大闹一通了,我爸连见都不见她,妈也是无可奈何。偏我和我哥怎么劝都没用,也是无法。”

    罗柔心道,这徐荣茹受了刺激,指不定还要如何对付母亲呢,她不能坐以待毙。陆恺不禁好笑,说:“你这丫头,怎么随便给人取外号啊,我们家一直叫她容姐,你可倒好,一来就喊容嬷嬷,让她知道,肯定气得血压飙升。”

    罗柔不满地哼了一声,说:“谁让她监视我来着,真讨厌。”陆恺敛了笑,想了想,大概知道母亲的用意,不禁意味深长的道:“她是怕你出错。”罗柔嗤笑,再不说话。

    有熟悉而幽冷的视线射过来,让人浑身不自在,罗柔抬眼去瞧,果真见到徐荣茹正紧紧地盯着自己,不由一乐,这次倒也毫不掩饰了,她对自己的敌意,亦是昭然若揭啊。

    值得注意的是,陆华运也出席了寿宴,毕竟这是他亲生母亲的寿辰,即便夫妻俩平日如何失和,此刻也要做出和和美美的样子给外人瞧,不能失了陆家的颜面。

    罗柔想起尚躺在病床上的母亲,依陆华运的能力,他不可能不知道是谁害的母亲这样,可即便这样,他还是回来和徐荣茹扮演一对和谐夫妻,不管是做给谁看,总归是没让徐荣茹难堪,相比之下,母亲倒是一辈子见不得光,为了爱情,究竟值不值得?

    这么一想,罗柔看向陆华运的目光顿时复杂起来,除了刚碰面时打了招呼,他们没有说过一句话。

    陆恺正和人闲聊,罗柔一人坐在角落,那种如芒在背的感觉让她难受,想到容嬷嬷不知在背后怎样地窥视她,心里恶心的要死,可又拿她毫无办法,她摩挲着杯壁,垂眸不语。

    有人在喊自己的名字,罗柔抬头,正见不远处的陆老太太跟自己招手,唇角含笑,她走过去,任由老人家拉住自己的手,乖顺温和。

    老太太得意地摩挲她的手背,满面笑容地跟旁人介绍,道:“小恺的女朋友呢,长得好,会说话,我今儿才第一次见她,难怪把我这孙子迷成这样,真是招人疼。”

    众人面面相觑,眼见着傅老太太的面上敛了笑,一时各自心内考量,这老太太大概不知罗柔曾是傅五的女友吧,这么隆重的介绍给众人,无非是想显摆一下。可傅老太太也在座,她又是属意过罗柔的,难怪面色不豫。可不是嘛,即便如传说中毁了容,她那脸蛋儿,啧啧,不说旁的,如今厅内的哪一个能比得上?就连比她年轻的都要逊色不少,陆老太太焉能不得意?

    罗柔的笑容亦是淡淡的,别人尚且还好,唯独傅老太太的目光令她浑身不自在,她拿眼去瞧,正见她面上半是惋惜半是无奈的神色,心中一凛,撇开了眼去。

    厅内却突然安静下来。

    这边也止了说笑,顺着众人目光,罗柔看见陆华运夫妇站在众人中央,身旁两侧是陆慎和陆恺。陆华运面上一派平静,反倒是他身旁的徐荣茹,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罗柔突然感兴趣起来,能让这女人如此惊惧,恐怕事情还还不小呢,且得看戏。

    “各位,陆某今日感谢大家赏脸,今天,在母亲的寿宴上,我有重要事情宣布。事关于我的家庭,容茹是我的太太,亦是陪我打下陆氏江山的内助,陆家的一切,她自可全权做主。”陆华运一番话说得不疾不徐,却让众人时分摸不着头脑,他此时的些微停顿,更是让人浮想联翩。

    “可我愧对于她,愧对于陆家。”陆华运看了一眼身旁的妻子,朗声道:“多年夫妻,我感激她为陆家所做的一切,可这段婚姻,早在几十年前就已名存实亡,而今陆慎和陆恺都已长大,可独当一面,我离开亦能安心。因此,陆氏全权交由老大,我卸下了这重担,净身出户,日后也和徐荣茹再无任何关系……”

    话音未落,只听砰的一声,徐荣茹手中玻璃杯已落地,身体也摇摇欲坠,歪倒在身旁的大儿子身上。

    罗柔冷笑一声,此时此刻,也唯有晕倒才能解她的尴尬没脸了。

    一时大乱。嘈杂声响起,罗柔发觉握着自己手的陆老太太浑身颤抖,显是气得狠了,顿时大惊,忙喊不远处的陆恺过来,旁人亦察觉到老太太不对劲儿,喘气都喘不上来,顿觉事态严重。

    陆华运先奔了过来,比起徐荣茹,他自是更关心自己年事已高的母亲。罗柔看他将老太太背在背上急匆匆地往外赶,心情不由的微妙起来,老太太这样大的反应,显然是儿子做这么大的决定提前并未和她有所商量,这才引得她气怒攻心,险些晕厥。这样看来,陆华运也算是有心,毕竟他没打算一辈子让母亲没名没分的跟着他。罗柔叹了一声,望着他远去的背影,伫立原地。

    陆恺以为她吓到了,又见母亲那边亦是不好,只得道:“你在这儿守着,我和大哥得去趟医院。”说完又对厅内的众人道:“各位,今日宴会到此为止,招待不周之处,还望大家见谅。”随后跟了大哥出门,留下人善后。

    容姐亦跟着徐荣茹去了医院。罗柔只得和陆慎的秘书一起,送众宾客出门。待到了傅老太太跟前,尚未开口,就见老太太起身道:“小柔,你送一送吧。”罗柔看了一眼她身旁的傅寒,点头迎下了。

    老太太不让其他人跟随,只扶着罗柔的手往前走,到了陆家宅门前却仍是默默,只缓缓行着。罗柔亦不做声,她心里知道,老太太是有话跟自己说。

    步子突然停下。罗柔听见身旁人叹了口气,不禁抬起头,正见傅老太太望着远处,疑惑间听她开口,说:“小柔啊,我真是没想到……”

    没想到?是没想到自己和陆恺在一起?罗柔抿唇不语。

    傅老太太转头看向她,仍是惋惜的目光,浑浊的双眼幽幽含神,看上去是那样和善、安详又精明,说:“我本以为,你能和小五走到一起的,他爱玩儿,花心,可跟你一起后却改了不少,这些我都看在眼里。”

    罗柔低低说了一句,道:“我们,不合适。”

    “不能再给他一次机会?”傅老太太拍拍她的手,试探中带着三分劝意。罗柔摇了摇头,说:“不存在给不给的问题,他从来不喜欢我,我给再多机会也是无用。”

    “瞎说!”老太太嗔怪地说了一句,道:“他不喜欢你怎会和你交往,自虐啊他!”罗柔小声反驳道:“可他已经有女朋友了。”

    “吓!”老太太一瞪眼,说:“那都不作数,只要我不答应,谁都甭想进傅家的门。”

    罗柔心道,任您百般否定,励飒还不是进了?虽说连带着傅二被母亲分家出去,可到底是正大光明的结婚了。可见只要男人用心,自能如愿以偿。

    傅寒和傅洌是一样的霸王性子,事到如今他不像他二哥一般反抗,并非不敢,而是值得他那么做的人尚未出现罢了。如今新人在怀,哪里还会有她的位置。

    “你只要把握机会,总能守的云开的。”傅老太太说完,也不要她再扶,上了自家的车子,温温道:“回吧,奶奶说的话,你好好想想。”

    罗柔点了点头。

    往回走的时候却迎面碰上傅寒,他的小女友正依偎在他身旁,罗柔点头示意,而后继续朝前走。

    进了大厅,管家迎上来,道:“罗小姐,客人已走的差不多了。”罗柔看了看大厅,道:“让人过来收拾了吧。”管家应了一声,忙指挥着众人打扫。

    容嬷嬷不在,罗柔心思百转,对管家道:“我上楼歇会儿,有事喊我就行。”管家见她疲累,忙应了声是,说:“您放心。”

    上了二楼,罗柔看着走廊尽头的那扇门,终究停在了前方门前,推门而入。

    躺在沙发上闭目养神,昏昏欲睡时陆恺打来电话,说:“已经没什么大碍了,我和我哥都在医院陪着,待会儿容姐就回去了,你要是不想见她,就让张元送你,我这儿一时走不开。”

    罗柔应了,又让他给陆老太太带好,随后收了线。

    沉吟一会儿,罗柔终于起身,站在二楼朝下望了望,楼下大厅已收拾的差不多了,来来往往的只剩几个人在走动,定了定心,朝走廊尽头而去。

    刚一触上门把手,手腕就被握住了,罗柔一惊,抬眼看去,竟是张元。

    “你疯了?!”他压低了声音道,“陆家到处都是监控,即便你拿到了东西,能不能活着出门都是个问题。”

    罗柔垂眸,淡淡的说:“这是最后的机会,你在这儿守着。”张元仍是不同意,道:“不行,这太冒险了,会打草惊蛇。”罗柔看他一眼,道:“我有把握,而且监控你们可以洗掉,不是么?”张元摇了摇头,叹气道:“这儿的监控可以,书房内的不行,保险箱的密码一旦输错,书房内的监控会立刻启动,到时候就完了。”

    罗柔拂开他的手,定定地道:“我不会弄错。”张元怔愣,回过神时她已经进了屋。

    想了想之前去看母亲时她告诉自己的密码,罗柔毫不迟疑的朝着书架而去,第三架的第七本书,抽开后的墙壁内,藏着保险箱。按照二叔所说,罗柔果真找到,激动之下,她颤着手够上去,输入了密码。

    ‘啪’,极轻微的一声,保险箱开了,里面赫然躺着两个微型U盘,她快速地拿出来,又将事先备好的一模一样的放进去,不管陆慎会否发现,总会暂时抵挡一段时间,不至于引起他的疑心。

    轻呼出一口气,罗柔把所有东西归于原位,拿着东西出了屋。

    张元见她不到一分钟就出来,极为惊讶,无声用目光询问,她朝他点了点头,心中大惊之下却又是放下一块大石,瞥了瞥四周,低声道:“我送你回去。”

    上了车后张元就开始打电话,罗柔知道他要处理善后事宜,一言不发的坐在后座。

    待他收了线,罗柔淡淡的问:“你跟在陆慎身边多久了?”

    张元一愣,随即道:“十几年了。”见后视镜中的她微微一哂,又加了一句:“我救过他的命。”

    罗柔哦了一声,说:“怪不得。”以陆慎的狡诈多疑,断不会无端信任别人。更何况这也算不得信任,张元能在举行宴会时进出陆家大宅,可却进不去陆慎的屋,更别提拿到密码了。

    张元仍是好奇,说:“可你怎么知道密码的?”罗柔笑了笑,说:“猜的。”张元便知她这是不想多说了,倒也不再多问,只道:“出了这样的事,陆氏过几天的年会可有的热闹了,依我对陆夫人的了解,她定会借此机会重新找回颜面,U盘里的东西尚需陆慎在公司的私人电脑才能打开,因此除了U盘密码,你还得找到他的电脑密码才能顺利打开,有头绪吗?”

    罗柔摇了摇头,说:“给我点儿时间。”张元严肃道:“你没有时间,一旦陆慎发现U盘被替换,他会立刻销毁里面的所有资料,到时候我们就功亏一篑了。”

    罗柔头倚在真皮座位上,无奈地道:“可是我不知道他电脑密码,他屋里的那个,我也解不开。”看了眼前方的张元,道:“你跟在他身边这么多年,应该知道他的电脑密码的。”张元摇了摇头,说:“旁人在办公室时,陆慎从不会用电脑。”

    一时静默无语,过了一会儿,罗柔说:“如果我进了公司呢?”张元讶异,想起陆慎对她的态度,一时倒不知该说什么,只得吞吞吐吐的道:“或许……有机会吧。”

    罗柔似笑非笑的看他一眼,他大概以为保险箱的密码也是陆慎告诉自己的,这才表情怪异。不过她也不在乎,只思索着该怎么办,尽快做完这件事,她就要离开这是非之地了。

    **

    容姐回到陆宅,先是找来管家询问一番,待听完回报,皱眉道:“你是说,她上了楼?”

    “是,”管家素来不敢把这人当仆人看,态度很是恭敬,说:“罗小姐一直在二少屋里休息,我派人上去看过一次,她应该没出那屋,后来张秘书来找,说要送她回去,两人就一块儿走了,大概十分钟以前。”

    容姐却还是不放心,待找了监控来瞧,果然没看出古怪,她心下惊疑,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可又没哪里不对,倒也没再纠结,急急奔去医院复命去了。

    陆恺晚上回来,推开卧室门,正见她裸身坐在大床上,背对着门,身形姣好,轻薄丝衣缓缓披上身,形容妩媚,不觉深吸一口气,悄无声息地走上去。

    一只大手环上来,罗柔一惊,待他温热的嘴唇覆在颈侧,方才放松下来,皱眉嗔道:“回来了也没动静,吓人一跳。”

    陆恺轻笑,在她颈侧不住啜吻,说:“你会被吓到么?”罗柔仰躺在他怀里,娇娇地道:“为什么不会,我还以为是哪个色狼进门了呢。”

    她喘息愈粗,陆恺的大手又在胸前揉搓,罗柔渐渐耐不住,浑身软在他身上,只还留着一丝清明,道:“你现在还有心情?你奶奶还在医院呢。”

    陆恺含糊地道:“为什么没有,奶奶是气怒攻心,至于我妈么,已经出院了,本就没什么大碍。”罗柔转身,揽住他的脖子,说:“我知道,她是今儿在众人面前跌了面子,一时无法下台,只能晕倒给自己找了个台阶下,不然的话,还不知道要如何收场呢。”

    陆恺情知她说的是实情,却也不能顺着她的话说,毕竟是生养他的母亲,她对旁人在狠毒,对他们兄弟俩却是没的说的,他虽浪荡,却不能不孝。拍了拍她的屁股,道:“不许这样编排我妈。”

    罗柔耸了耸鼻子,说:“我说的本来就是事实。”推开他爬到床的另一侧躺好,再不理人。陆恺知道她不是真生气,扑上去将美人儿牢牢地压在身下,鼻尖儿对着鼻尖儿,亲昵的哄道:“好了,小祖宗,我错了好不好,嗯?”嘴上说着手上也不老实,三两下把人剥了个精光。

    罗柔嘀咕道:“真有心情啊?”陆恺邪笑,放肆地打量身下人的□□的肌肤,挑眉道:“为什么没有?又不是什么大事。”罗柔道:“你奶奶都住院了,还不算大?”陆恺垂眸,淡淡的道:“我爸明天就把她老人家接走了,身体没有大碍的。”

    罗柔惊讶,说:“这么快?我本来还想明天去看看你奶奶呢。”陆恺道:“不用了,你去估计也见不到人,我爸急于离开,估计明早就走了,也好,他早就想摆脱这个家,如今终于如愿以偿了。”

    语气虽然平淡,可罗柔却觉出他的恨意,沉吟了会儿,才道:“那你妈呢?她能同意?”陆老太太一走,陆家就真的是名存实亡了,她即便有了陆氏,怕也不会甘心吧。

    陆恺嗤笑一声,说:“还能怎样,一哭二闹呗,人前还绷得住,人后定会和我爸大吵,白天在病房已经大闹一通了,我爸连见都不见她,妈也是无可奈何。偏我和我哥怎么劝都没用,也是无法。”

    罗柔心道,这徐荣茹受了刺激,指不定还要如何对付母亲呢,她不能坐以待毙
(快捷键 ←)上一章:第47章 傅寒返回目录下一章:第49章 傅寒(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