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爱情小说 »合离最新章节列表 » 第50章 罗柔

第50章 罗柔

文/如花美眷  似水流年
合离 本章字数:4526 合离txt下载
推荐阅读:天地霸气诀重生小地主天下枭雄全职高手最终进化医道官途斗破苍穹剑道独尊杀神求魔傲世九重天天才相师将夜遮天
    空旷的大厅只有落地钟在滴滴答答地响声,屋外隐约传来动静,一直闭目养神的妇人猛地睁开了眼,浑浊的目光中满是喜色,身旁的老仆忙搀扶住她,急急道:“小心些小心些,您脚上有伤哪……”

    陆恺进来的时候,徐荣茹已经迎到了大门处,自陆家出事以来,每次儿子出门办事她都忧心的不得了,这是她目前的唯一了,她不允许更无法接受他有丝毫受到伤害的可能。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心心念念的儿子回来了,照面的徐荣茹反倒不似方才那般迫切,她在儿子面前一向内敛,当下也只微微笑着点头,任由身旁人扶着坐回了沙发上。

    母子俩谈了此次出行谈定的生意细节,徐荣茹不住地点头,此儿已经长成,堪当大任了。陆家突逢巨变,对他何尝不是一次残忍的催熟,没了父亲和兄长,他唯有担起重任。

    温情却没能多持续几分钟。

    仔细侧耳倾听,陆恺的语速有些快,徐荣茹有些不快,拇指扣紧了手上的戒指,却并不肯体贴地出声‘放行’,甚或更为仔细地盘问此行细节。陆恺简略的答了,迷人的桃花眼却不时地觑着楼上方向,心不在焉的模样惹的徐荣茹沉了脸,她几乎是摁住似的覆在他手上,以此阻住了他要起身的意图。

    “我昨天和那顾小姐见了一面,的确如人所说,非常不错。改天你去看看,兴许有机会。”

    陆恺就蹙了眉,一手抹了抹下巴——更确切地说是刮蹭,他拂开母亲的手起身,极其冷淡的道:“累了,先上去休息了。”

    徐荣茹动作不便,一个错手没能拉住他,那双上了年纪而褪尽光泽黯淡的眼睛呈现出挫败的灰色,她无可奈何,只能气咻咻地拍打真皮扶手,待儿子消失在楼梯口,方朝一旁的容姐道:“扶我去书房!”

    **

    此处省略三千字。

    **

    一楼之隔的书房内,徐荣茹恨恨地扔了耳机,胸口不停起伏,“不要脸的贱人!我就知道她是个骚的,一回来就勾的男人发疯似的弄她!老二亦是个傻子,难道他忘了当年的陆家是如何倾覆的么?逃命都要带着这小贱人!好吃好喝地供着,当我死了不成?!”

    容姐在旁,知道她家小姐心里不痛快,蜗居在这小城市,自幼习惯奢华生活的徐家小姐脾气来的意料之中,这两年亦早就习惯,因而并不敢多言,安静做背景板状。

    过了会儿,徐荣茹极轻微地叹了口气,淡淡道:“咱们下去吧。”容姐晓得她这是平静了,忙道:“正是呢,刚我看小恺让人把东西送了进来,听说都是给您买的礼物,多有心啊,我陪您瞧瞧去。”

    “呵!”徐荣茹却是一声冷笑,声若冷冰道:“我这一份儿不过是顺便,瞧瞧那小妖精的起居室,三楼都放不下她那些衣服,他可倒好,回回不要钱似的几大箱地往家搬,还嫌陆家钱太多么?!”

    容姐一窒,唯有赔笑。

    陆恺将人抱回室内,替她清理干净,这才小心翼翼地放到床上,自个儿简单冲了一遍,裸着上身去了书房。

    他这次走了大半个月,初时她还肯每天打个电话,后来就连敷衍都懒得理,反倒是母亲一天三个电话都不嫌多的打来问候,他晓得罗柔生气的原因,每次他出门,母亲总不允许她外出,这栋花园洋房虽然地广,但让一女人连续半个月的囚在家里,确实束缚了。

    然,他却默许母亲的这种行为,只在每次归来后加倍的补偿罗柔,虽然她未必稀罕。

    半个月的监控视频太长,陆恺只草草地扫了下,她大多时候在睡觉,要不就在上网,一天换四套衣服都嫌少,偶尔容姐上来,她不是把门甩人脸上就是视而不见,气得老成的容姐在旁抓狂,她却施施然闭目小憩,当真顽劣。

    **

    傅洌一出电梯就有人迎了上来,何冠宇接过他手里抱着的胖娃娃,逗了一会儿,思索着道:“二哥,您去劝劝吧,五哥他……”拇指食指比在唇边做了个动作。傅洌眉心一跳,觑着他道:“又抽上了?”何冠宇无奈点头,说:“近来愈发勤了,哥儿几个都拦不住,这样下去,怕是不好啊。”

    傅洌冷哼:“没出息的东西!”继而大踏步朝里走,待到门前,一把推开,里面的人正浑身舒展仰躺在沙发背上,听到动静也只是掀了眼帘看他一眼,懒洋洋道:“二哥,来了?”

    “父亲找不着你,让我转告,明天母亲就回了,专门处理你的事,要怎么办,你自己回去见她。”傅寒恩了一声,却仍是无精打采,显是在回味余韵。傅洌见他这要死不活的样儿就来气,冷哼道:“就你现在这状态,别说奶奶不同意这婚事,母亲那一关你都难过,不知道的,还以为木璞玉怎么着你了哪。”

    正说着,何冠宇抱着傅纲进来了,小胖子奔进爸爸怀里,看见傅寒甜甜地喊了声:“五叔好。”傅寒笑了,把他抱过来狠狠亲了一口,正要说话,余光瞥到何冠宇身后还跟着一人,不禁笑道:“你怎么来了?”

    木璞玉走过来,喊了声二哥,傅洌连头都没侧,抽烟不语。她便有些尴尬,委屈地看向傅寒。怀里坐着个胖娃娃,顿时一扫阴郁,走过去逗他道:“你是纲儿吧,我是璞玉婶婶,你好。”

    傅纲小盆友攥着五叔的手把玩,闻言头都没抬,甜甜地说:“阿姨好。”

    木璞玉脸上的笑僵了僵,却不肯放弃,哄他道:“纲儿让阿姨抱抱,阿姨让你去买糖果好不好?”

    没人应。

    傅寒拉过蹲在身前的她坐在自己身侧,温声道:“别在意,这小子就这脾气。你怎么来了?”

    木璞玉说:“哥哥有些事,解决不了,我就想着过来看看,他刚来,不熟悉业务,自尊心又强,今儿好像跟王经理起了点儿冲突,你看……”

    傅寒笑意淡了淡,说:“行,我知道了,还有事么?”木璞玉见他应了,忙上前抱住他胳膊,有些惋惜的道:“昨儿逛街看中一项链,想让你看看好不好看。”说着将坠子从衣领里拿出来,说:“喏,就是这个。”

    傅寒点了点头,“挺不错。”木璞玉开心,又问他怀里的傅纲,说:“阿姨漂亮吗?”

    傅纲投过去一凉凉的瞥眼,小眉毛纠结地蹙起,心道:我娘可是天下第一美啊,还敢问我你漂不漂亮?!我姑姑美,奶奶也美,尼玛就连我爹都长得比你好啊,你到底有啥资格舔着脸来问我这个问题的?!

    傲娇地哼了一声,傅纲小心地去瞧自个儿老爹的脸色,却见他正朝自己投来赞许的目光,顿时底气更足,奶声奶气地和五叔说话,对某人连眼神都懒得欠奉。

    木璞玉虽气,却到底没失了涵养,更兼她此趟目的已然达成,识趣地先行离开。

    心情不畅,走路难免分心了些,大厅里撞了人,她头也不回,不悦道:“不好意思,我赶时间。”话音刚落,人已走到旋转门口,大踏步去了。

    **

    室内,傅洌眯着眼问:“怎么,想定下来了?”傅寒恩了一声,淡淡回道:“一人没什么意思,搭伙儿过日子呗。”语气很有些漫不经心。傅洌嗤了一声,幽幽道:“你这么大手笔,完全不是搭伙儿随意的态度。怎么,收心了?”

    傅寒摸了摸纲儿的头,若有所思地道:“是啊,再生个孩子,这一辈子,也就这样儿了。”傅纲仰着小脑袋,不解地问:“哪儿样?”傅寒有些好笑,说:“五叔的意思是说,像纲儿一样俊俏又惹人喜欢的孩子。”小盆友被夸,欢欣地点点头,表示赞同。

    傅洌也就不再多言。

    晚上哥儿几个一起聚了聚,傅寒仍是独自一人,手里拿着一根烟,放在鼻端嗅着,不一会儿睁开眼坐起身,似是要去拿小几上的火机,末了手又收了回来,来来回回好几次。

    不远处打牌的刘泽生漫不经心地道:“傅小五怎么了,这几天都不在状态,谁惹了他了?”话音刚落就被狠狠踹了一脚,吃痛骂娘,说:“宇子你疯了吧,踹小爷干嘛?!”

    何冠宇坐在刘泽生下首,凉凉瞟了他一眼,方才幽幽道:“这两天是她的忌日,我劝你悠着点儿,甭触他眉头。”

    刘泽生刚要开口,有人风风火火地闯了进来,进门直奔傅寒身旁,众人一瞧,除了我行我素的木璞玉,还有谁敢这么放肆?

    木璞玉一来就沉着脸,并不主动开口。待傅寒询问,方才冷冷道:“还能有谁,不就你手下的王经理么,也忒不依不饶了。”傅寒想了想,笑道:“还以为什么事儿哪,别气了,赶明儿我让她给你赔罪。”木璞玉拂开他搂在肩膀上的手,面无表情道:“我可当不起。”

    傅寒扬声喊:“宇子!”何冠宇应了一声,就听他道:“通知人事部,以后汪妤凌不用来了。”何冠宇没吭声,只把手中的麻将磕的啪啪作响。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今儿总算是见识了。

    木璞玉还未完全消气,傅寒正柔声哄着,到底使得娇人回心转意,虽未展颜,却不再冷脸,只仍是不甚开怀模样。傅寒便再下令,让何冠宇:“你立刻去通知。”这才让她弯了唇角。

    木璞玉起身去洗手间。旁边打球的一人笑道:“木小姐这说一不二的脾气不知戳对了他哪根神经,我印象里,傅小五可从对女人这么好脾气啊,果真一物降一物。”另一人接茬说:“如此孤高,倒依稀有几分罗柔的味道,只不过,”说到这儿,故意拉长了话音,嘿嘿一笑,说:“生得却远没她好。”

    何冠宇噙着烟,说:“岂止啊,空有一身公主病,可却没那公主命。”并未说明。在座的又有哪个不明白,先前说话的那人便道:“嘿,人有王妃命就够了。”众人附和。

    “可惜了。”突然有人叹了一句。屋内霎时静了下来,她去了许久,如今再被提起,竟有恍然的错觉。众人一时默默,刘泽生将牌阖上,说:“两年多了,遗体都没找到……”

    ‘砰’地一声脆响,惊醒了众人,原来是傅寒猛地砸碎了烟灰缸,碎片四溅,小几上亦被凿出个窟窿,再去瞧他,竟像没事儿人似的,潇洒甩手,碎裂的另一半烟灰缸被撂到了小几上,咕噜噜跳了一阵,终于静了下来。

    “这是怎么了?”傅冰推门而入,见状问,没人吭声。她看向独自坐在一角的傅寒,他正若无其事地拭着手,嘴上叼着一根烟,见她进来眼都不抬,一副万事不关心的模样。

    傅冰微微变了脸色,疾步走过去,猛地抽走他口中的香烟,扔在地上脚尖碾碎,指着他道:“再让我瞧见你抽这个,你就等着吧。”

    傅寒抹了把脸,说:“姐,你怎么来了?”傅冰哼了一声,道:“说说吧,为什么无缘无故开了王妤凌?”傅寒一愣,这才想起这人似是姐姐的校友,当初亦是她将其挖角进傅氏,怪不得她如此生气。

    当下只得赔笑,说:“姐,我忘了。”

    傅冰把他数落了一通,末了要带他一起回锦苑,“爸妈提前回来了,你得回去看看,不是要商量你的婚事么?!”

    两人起身要走,木璞玉却在此时进了来,见状微微蹙了眉,问道:“要走了吗?”

    傅冰不常在京城,因此木璞玉并不知晓她的身份。傅冰倒是明白了,上前一步,说:“后天家宴,希望到时木小姐不会再赶时间了。”

    木璞玉一凛,这才仔细看向傅冰。一时心中惴惴,这人可不就是今儿在傅氏撞到的那个人?情急之下想着该如何挽回,就见两人已迈步走了。

    “仗势欺人的东西,空有一身臭皮囊。”傅冰的声音不大不小,正正传进在场众人的耳中。
(快捷键 ←)上一章:第49章 傅寒返回目录下一章:第51章 傅寒(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