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爱情小说 »合离最新章节列表 » 第53章 傅寒

第53章 傅寒

文/如花美眷  似水流年
合离 本章字数:4082 合离txt下载
推荐阅读:异界之逆天诛神邪魅总裁复仇妻洪荒道尊校园超级霸主恐怖通缉令杀手房东俏房客隋唐之纨绔天下无限地狱如果遇见下一秒的你天剑封魔重生之温婉无天魔躯黄金王座神印王座
    薄唇微扬,傅寒淡淡地道:“是么?”阴云遮住他的眼,像是要落雨。他看向某人怀里的她,那双浓密的睫毛下显得愈发灵动俏媚的黑亮双眸正盯在他的脸上,好像她在辨认他一样。这黑色的眼珠,午夜梦回,他曾数次忆起,定神时一泓清水,顾盼如流星闪耀;而今,这犹如浸在清水里黑色玻璃球般一双眼,正在辨认他。

    呵。

    罗柔也在望着他。这个人的眼睛真厉害,一双炯炯的有光的黑色眼眸,充满了情感、冷漠和火焰,一旦安静,那双眼使他的脸流露出一种悲哀的神思,他的眼窝,陷得极深,拼命地往里缩,像个能摄人魂魄的无底洞,谁碰上这般噬人的眸光都会掉进去。

    她不自觉地朝他迈了一步,就见他身形微动,浑身都绷紧了似的,她便踟蹰了,怔愣间,腰身再次被身后人揽住,听到陆恺说:“几年不见了,改天定要约个时间好好聚聚。”与其他人寒暄几句,拉过罗柔转身离开。

    “既然如此,不如今儿就定了日子。下月十三,我订婚,到时,欢迎你们前来观礼。”傅寒在身后扬声道。“好。”陆恺应了声,却并未回头,反而猛地打横抱起罗柔,大踏步朝远处而去。

    罗柔攀着他的肩,不禁朝后看了一眼,海风太大,长发遮眼,她大概是看错了,那人放肆打量她的目光中,似乎有一闪而逝的痛。

    她垂眸,撇开了眼。

    **

    回程的飞机上,陆恺一直阴沉着脸。他有气却从不会发到她身上,身边的一众人却都遭了秧,个个儿苦不堪言。罗柔却只托腮看向舷窗外的云层,碰上这种时候,她高兴时才会主动给他台阶,不然就任他唱独角戏去,完全不理会。殊不知,她越如此陆恺越火大,伴随愤怒呼啸而来的,是再次失去她的恐惧,几年的小心翼翼,终究是防不胜防。

    一路奔波,待站在陌生的雕花大门前,罗柔蹙眉,问:“这是哪儿?”“新家。”陆恺简短的答,正要去牵她手,罗柔却一避,躲开了。

    “金屋藏娇么?”她冷睨他一眼,再打量气派的豪宅,却似毫不介意一般,率先进了大门。

    陆恺长舒一口气。

    杨锐跟上来,低声说老太太让他回家一趟,要事。

    陆恺冷哼一声,烦躁地将刚放进嘴里的烟摔在地上,转身大踏步进屋,留下一句,“晚会儿到。”

    **

    家里少了个‘外人’,徐荣茹便再不用避讳任何人,就坐在客厅等着儿子。

    陆恺进门,听到的第一句话就是——“不是让你把她送走吗?怎么又给带回来了?老二,你是非逼着我动手是不是?!你别忘了,当年,我答应留下那孽种时你承诺过什么!”

    陆恺脸色都变了,他猛地起身,深吸一口气,低哑地道:“妈,答应您的,我一定做到,但不是靠……”

    “呵,”徐荣茹冷笑着打断他,“没了那小贱人,你就无所谓了是不是?陆氏为何一夕倾覆?你大哥他……”她哽咽着说不下去,闭了闭眼,咬牙道:“阿恺,这一切,都是因为她!”

    “她已经忘了。”

    “你呢?”徐荣茹冷冷地反问,“你也忘了么?嗯?全都忘了?”

    这是几年来的老话题了,陆恺不胜其烦,转身就要走。徐荣茹在背后厉声道:“我今儿把话搁这儿了,你再跟我发火儿也没用,下周末王家的满月宴上,无论如何,你必须去。”

    陆恺抬步,没出大门就听母亲冷冷的道:“否则,你知道有什么后果!”

    客厅里噼里啪啦的一阵脆响,佣人都躲得远远的,害怕自己被盛怒下的老太太被波及,没人敢来收拾。只有容姐轻手轻脚的走了过去,拿过一旁的织锦披肩盖到徐荣茹身上,叹气道:“小姐,您这又是何必呢……”

    徐荣茹的声音颇有些咬牙切齿,狠辣无情,“我真后悔,当初一时糊涂留了那孽种,早知道……”她没说下去,容姐却明白她话中的意思,见她气得狠了,倒不敢再劝,只低声道:“被弃在那种地方,跟自生自灭也没两样了,小恺能做到这份上,可见还是下了狠心了。”

    自进入徐家五十多年以来,容姐的心里除了她的小姐就是她的小姐。她不曾婚配,更没有收养任何子女,将其所有年华都奉献给了她的主子,且无怨无悔。她见识少,更不曾了解过时事政治,可即便这样,容姐亦晓得,在那个可怖的地狱,贫穷、瘟疫、艾滋、死亡这些是再普通不过的字眼。小恺说那孽种早已死透,并非敷衍之语。

    徐荣茹却握紧了拳,鼻孔哼出一声怪异的笑,阴阳怪气的道:“他要是真的狠心,当初就该让那小贱人亲眼看那孽种如何被折磨而死,而不是刺激她失忆,抹去她所有感知。”

    容姐还想说什么,见徐荣茹一副疲惫的模样,闭目仰躺在沙发上养神,倒也没再开口,转身准备去叫人过来收拾地上的残渣。

    “去找阿三查查,要是还在的话,务必斩草除根。”

    容姐一凛,心下迟疑,试探地问:“小姐,何必赶尽杀绝哪,或许,真是小恺的也……”

    徐荣茹一个眼风过去,冷冷地道:“我不管是谁的种,我只知道,TA那狠毒的妈是我不共戴天的仇人,生生害了我儿一条命!一报还一报,上天公平的很。”

    她处在盛怒,容姐不敢再说,悄无声息地退下。

    **

    陆恺在跟那人视频通话。

    “她见了以前的人,会不会有事?”陆恺还记得上次他的话,长时间用以往刺激她,未必没有想起往事的可能,这才是他忧心所在。

    对方有一瞬的怔愣,待反应过来后方道:“短时间内不会。她当时的反应呢?有惊疑或是其他情绪吗?回来后有没有异常的举动?有主动问起往事吗?”陆恺摇了摇头,说:“没有,她很平静,回来途中问了两句,仍是以前的那套说辞,她没怀疑。”

    对方摇了摇头,“越是平静越可能是起了疑心的,不过她却又向你直白的问起,倒又显得正常。你也别太担心了,这种事儿,说不好的,要真想一劳永逸,绝不能再让她接触以前的任何人。”

    陆恺默了默,半晌才道:“行,我知道了。”

    **

    锦苑书房,傅华年语气不善的打电话,硬邦邦地道:“说的带人回家,人呢?!你骗鬼啊!”

    这话就一个意思,老子急匆匆地带着你娘回来了,你小子还不麻利儿地滚回来接驾面见?!

    傅寒抚了抚额,试探地道:“要不,您再环游一圈再回来?其实吧,我这儿不急……”

    傅华年那个气啊,噼里啪啦地一顿臭骂,末了甩下一句话:“晚上滚回来吃饭!”

    “姐,你下周什么安排啊?”餐桌上,傅寒懒洋洋的问。傅冰怪异地看他一眼,倒也没隐瞒,凑过去低声道:“我要和韩冷去看小舅妈,怎么,你有事?”

    傅寒扬了扬唇,抿了口酒,淡淡地道:“没大事儿,只是想跟你们同行而已。”

    **

    罗柔站在二楼栏杆旁,冷眼看着楼下的登对男女被包围在众人之中,浅笑颔首,与宾客寒暄。她抿了口酒,胸口有些闷,厅内的气氛让她不适,进来也才不过三分钟而已,恶心的人想吐。

    陆恺还是骗了她。

    罗柔是从陆老太那儿偷拿的邀请函,倒不是想来搞破坏,只是想来看一看,他说的话,到底能不能做到。

    事情已然如此,罗柔倒也无所谓死心与否,心寒之余,她只在静静思索着今后该何去何从,经由那场变故,她早已是孤身一人,这几年尚有陆恺宠着,而今他亦离她而去,从今往后,真的只剩自己一人了。

    宾客众多,罗柔悄无声息地下楼,穿梭于人群之中,眼看着要接近大门,厅内却突然传来些微的骚动,她不甚在意,只想离开这是非之地。

    傅寒不经意地一瞥,竟在这里看到了她,讶异之余,正见那人正提裙静悄悄地朝外走,心中一动,转身就要上前。傅冰拽住他的衣袖,低声问道:“你干什么去?”傅寒亦压低了声音,说:“遇到个熟人,马上回来。”说着竟不顾傅冰阻拦,径自去了。

    罗柔正站在路口张望,有些迷茫地不知该往何方。她所有的证件都在陆恺那儿,即便要走,也无法订机票。一时烦躁,抬脚就朝前走。却不妨身侧突然驶停一辆路虎,差点儿刮到了她,便有些不悦,侧目怒视驾驶座上的那人,却不妨一瞥之下,随即怔在那里。

    这个男人,是上次岛上遇见的其中之一……

    傅寒下车,替她拉开副驾车门,紧盯着她的面庞,说:“上车,我带你去见一个人。”无头无脑的一句话,谁认识你呀,罗柔白了他一眼,没打算理他,侧身绕过他朝前走。

    “难道不想见见你真正的家人么?”傅寒只说了这么一句,见她果然迟疑地停了脚步,微微勾了勾唇,哑声道:“他们很想你。”

    **

    罗柔被带到一酒店,房门前,她皱眉看向一旁的男人,他在跟自己示意,按下门铃。

    她毫不迟疑地做了。

    开门的是个中年男人,英挺之中透着三分儒雅,乍一见到她的刹那,双手死死地攀上了她的肩,低沉的男声满是激动。

    “小柔?!”

    只这一瞬,她便肯定,那个男人所说,都是真的。

    她是罗柔,生于京城,长于罗家,是罗祥彬夫妇最为钟爱的幺女。

    罗祥彬几近无法自持,直到了屋内,仍紧紧攥住女儿的手,她喊痛也不肯放,双眸紧紧地盯着她面部每一分表情,似乎怕一个眨眼,宝贝女儿再次消失不见。

    秘书带来了罗柔从小到大所有的视频资料。罗柔看着,却无一分表情,虽有一丝触动,却无半点儿印象,茫然而懵懂,然而血缘之亲让她坚信,她的的确确是罗家的幺女。

    此次罗祥彬亲临,因是秘密出行,加上公务缠身,实在不宜久留,因此在征得罗柔同意后,一行人连夜乘专属军机返京。而直到临行之前,傅寒都没再和罗柔说过一句话。

    飞行途中,罗柔闭目养神之时,想起在那男人车上时,他说过的一句话。当时他简短地说了罗家的情况,而后她便问,“那么我和你,有什么关系么?”

    那人嗤的笑了一声,漫不经心的回她:“没,一个被窝睡过的□□而已。”
(快捷键 ←)上一章:第52章 罗柔返回目录下一章:第54章 罗柔(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