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古言小说 »替嫁太子妃最新章节列表 » 第027章 白蒹葭的阴谋

第027章 白蒹葭的阴谋

文/唐优优
替嫁太子妃 本章字数:2886 替嫁太子妃txt下载
推荐阅读:魔修求生指南 重生完美女神 萌妹子居然是拳神 网游之诸神世纪 我的老公叫嬴政 霍格沃兹爆恐分子的综漫日常 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 超级高手养成计划 豪门闪婚:帝少的神秘冷妻 诡异抄
    只一眼,我便捕捉到白蒹葭看我时眼底深藏的那一抹狠厉。

    我心思飞转,嫣然一笑,伸手扶起她,既然喜欢演戏,大家一起才热闹。

    “白姑娘吓坏了吧,刚才纯属戏言,莫怪莫怪。既是误会解开了也就算了,何必剑拔弩张跟仇人似的。地上凉,白姑娘有伤在身,快快请起。八斤还不扶白姑娘起来。”

    不仅白蒹葭一时没反应过来我瞬息变脸,就连四两与南荣烈都满脸错愕的瞪着我。

    只有门外站着的冯昌文向我投来会意一笑。

    若不是无意间瞥见他锦灰色的袍角在门外晃动,我还真想不计后果手起刀落结果了她。

    不过,有关她是圣女的传说我不能不理。毕竟这事与铜环有关,这样的线索不能断。

    白蒹葭似乎没想到我会轻易原谅了她,眉眼间挂着些许遗憾,在四两的搀扶下向我盈盈一拜。

    她积蓄了全部力量想要向我狠狠一击,谁知却打在棉花上,轻易被我卸了力道,她心里岂能痛快。

    不知以后又要出什么招数。

    南荣烈的视线在门口驻留了一瞬,又不悦的扫向我,眼神中窜起愤怒的火苗。

    他对白蒹葭说道:“误会解开就好,白姑娘先回去吧,你有伤在身好好休息。”

    白蒹葭轻声答应着,身体却未动,目光停留在我身上,关切地说道:“绿衣姑娘也要好好休息才是,气色看上去暗淡,是不是醉酒的缘故?女人家还是少喝酒的好,对皮肤不好。”

    果然是个狠角色

    。这么快又生一计!

    南荣烈皱眉问她:“你怎知她醉酒?”

    白蒹葭慌忙掩嘴,不安地看了看我:“对不起绿衣姑娘,我又多嘴了!”

    南荣烈声音里带着愤怒:“说!”

    我干脆坐回椅子上,听她如何描黑我。

    白蒹葭用无辜的眼神看了我一眼:“绿衣姑娘这如何是好!”

    我莞尔一笑伸手做个请的姿势:“说,但说无妨!”

    白蒹葭充满歉意的说道:“宝爷还是别为难我了。绿衣姑娘也不是故意要喝醉被男人扛回来!”

    南荣烈的脸更黑了:“说。”

    白蒹葭这才似颇不情愿地娓娓道来:“昨晚大夫为我诊断完病情,蒹葭心知误会了绿衣姑娘心中不安。又担心宝爷因这件事跟绿衣姑娘生了嫌隙,那样蒹葭岂不成了罪人。便想着来主动跟绿衣姑娘道个歉,谁知敲了半天门没人应门。蒹葭以为绿衣姑娘是生气不肯理我,便又扶着墙回到自个房间。”

    她又看了我一眼,接着说道:“哪知我刚进屋就听到走廊里有吵闹声,像是绿衣姑娘。我打开门正好看到绿衣姑娘被那位冯公子扛在肩上,两人一起进了绿衣姑娘的房间。后面的事,蒹葭就不知道了。”

    后面的事?后面能有什么事?

    白蒹葭欲语还休,引人无限遐想。这坑挖得真是深呀!

    南荣烈绷起脸,周身散发出无人敢靠近的寒气。

    我假装做了坏事被人发现,紧张地瞄了一眼南荣烈后把头低得快要贴到桌子上。

    南荣烈瞪了四两一眼:“扶白姑娘回去。”

    白蒹葭目的达到,满意的让四两搀扶着离开房间。

    冯昌文已经不在门口,屋里只剩下我和南荣烈。

    冯昌文的药果然有效,昨晚的梦里我梦到了南荣烈曾经帮我回忆的情景。甚至出现了墨尘烟。这说明我开始对过往有了记忆。估计只要我按照冯昌文的要求做,假以时日一定可以恢复全部记忆。

    当下最要紧的事,找到墨尘烟。

    头枕在胳膊上的我感受到南荣烈目光中的灼热。

    风寒加上昨夜醉酒,我现在的确有些晕。所以,不想理会他。

    自从救了白蒹葭我和南荣烈几乎没有单独相处的时间。不过,白蒹葭既然肯把他让出来,我正好趁此机会和他好好谈谈。

    四两顺手替我和南荣烈关上门。

    一只大手轻轻放在我的头顶,刚才还满身怒气的人此刻异常温柔。

    他躬身低头靠近我,推了推我的胳膊:“薇儿还生气呢?我知错了!”

    我把一直枕在胳膊上的头偏向另一侧,故意不看他

    。

    他又转到左边满脸堆笑讨好我:“好薇儿昨夜我雪中自罚站在你窗外到天明,看在这份诚意上你也要原谅我。”

    我抬起头愤怒地瞪着他:“这么冷的天不要命了吗?”

    “你这样说是心疼我?”南荣烈双目神采飞扬。

    我撇嘴道:“想的美!你与白蒹葭沆瀣一气欺负我,还想得到我的原谅!站在雪里是你自愿的,不是我逼的。不算。”

    “好,那你说我要怎样你才消气!”

    我转了转眼珠,想到一计妙计:“自宫!”

    他脸上的笑容瞬间褪去,可怜兮兮的哀求我:“这怎么行?人家还想当你相公呢?这样于你太残忍了!”

    “呸!你是想当姓白的相公!”

    “我发誓真不是。”他压低声音继续说道,“你既然明白我的心意就知道我是在做戏!”

    “你为什么不早说?要不是昨天半夜醒来发现你站在那儿,我怎知你在做戏?”

    南荣烈把我拉到床边,并肩坐下小声说道:“我早就发现这个女人不对劲。当日我们走的那条路是去卫国必经之路,车马行人应该不只我们,可是你发现了吗那天路上几乎杳无人烟。她一定是设局故意等在那里。”

    “而且我有种感觉她很可能就是引我上悬崖的那个女子。我不想打草惊蛇,又怕她突然出手伤了你,所以才主动抱她上马车,让她觉得我们中了计,我才好将计就计查出幕后之人。”

    “当天晚上我连夜赶回悦来客栈,明着是为了帮她取琵琶,实则是查探她的底细。”

    “那你探到什么?”我问。

    “我们来得那条路上果然被人设了障碍,无法通行。不过,悦来客栈的人却说那晚确有人劫走了弹琵琶的少女。”

    “你信吗?”我看着他。

    “当然不信。悦来客栈也许就是帮凶。他们一起做戏而已。不然,见我取回琵琶,白蒹葭神色未现出惊慌,足以说明她早就安排好所有细节。只等我们上钩。”

    “她们的目的何在?”我想不明白。如果为了杀他,大可不必费如此周折。杀我,更是不必!

    南荣烈目光望向窗外,凝神片刻才道:“我也不知。所以为了查到她们的最终目的,这场戏我们还要演下去。”

    “演下去?也就是说你还要假意对她好?”

    “你都说了是假意!一开始敌人在暗,我们在明,十分被动。现在情况正好反过来,我们为什么不抓住有利时机反攻?”他期待的看着我。

    我权衡一下利弊才道:“好吧,那只好委屈你牺牲色相!”

    他嘿嘿一笑,目光突然变得锐利:“我的事情说完了,说说你吧?昨晚醉酒怎么回事?冯昌文又是怎么回事?”

    (未完待续。)
(快捷键 ←)上一章:第026章 狠角色返回目录下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