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历史小说 »师兄非良善最新章节列表 » 第229章 蹊跷

第229章 蹊跷

文/墨上青狐
师兄非良善 本章字数:12521 师兄非良善txt下载
推荐阅读:都市武圣 不灭武尊 嫡女不好惹:大明小医妃 报告,王妃又跑了 残酷的文明竞技场 平步青云(骑鹤人) 豪门盛婚:酷总裁的独家溺爱 田园满香:傻子相公好腹黑 邪脉 总裁宠妻百分百
    月吟身子的病症,就连温瑞也并没有太多的认知,所以他也不知该如何处理 章节最快

    启书然和凤清到大牢对那黑衣人进行了一番拷问,对方却是十问九不答,打死都不愿意将如何解决月吟的事情说出,只冷冰冰地告诉他们月吟已经死了。

    就她现在的情况来说,确实是死了。

    温瑞走到坐在床边的云轩身旁,拍了拍他的肩膀说:“至少她的身子和内丹都好着,我认为,事情也并非全然没有挽救的余地。”

    云轩眼帘微微一垂,遮住了眼里大部分的情绪。

    温瑞把一颗透明的冰蓝色珠子递到他面前。

    “这是我偶然获得的宝器,说是宝器,其实是一座冰棺。”温瑞说道。

    “虽说月吟如今身子状态还非常好,可若一直将她曝露在外,躯体没了气劲与意识的支撑迟早会出问题。我的建议是先将她身子封起来置于漓水城之中,漓水是青龙最后一道也是最坚固的防线,在这里没人能伤害她。”说着,他把珠子塞到他手里。

    “此冰棺又名凝气,就算是真正死亡的身子放在里面也能保持完好上万年,内里更含有灵气滋养,对月吟的身子来说是极好不过。你用,或是不用?”

    云轩低头看着手里那颗漂亮的冰蓝色琉璃珠许久,然后才温温一笑说:“谢谢公子。”

    楚云是亲眼看着云轩运气将月吟封印进冰棺里的。

    没错,就是封印。

    然后他们将月吟的身子放到青龙之殿地底下最深的地方,她也是随他们过去了才知道地底下竟然别有洞天。

    那里就是另一个冰天雪地,灵与气十分充沛,仿佛在那底下藏着一条极大的气脉和灵脉,供应着整个漓水。

    要进来这个地方首先得是青龙的非常高层人士,而且还得是她师兄信任的那种。其余人若想踏入这个地方,还得破开近千道的禁制,这非易事。

    她师兄说得确实没错,把月吟放在漓水是最安全的。

    “师兄,我才刚过来漓水,你就把你的秘密全都展示在我面前,你不怕哪天我和你掰了,把所有事情都说出去?”待处理好了月吟的事情,楚云才慢悠悠和温瑞走在最尾端,往上面回去,只留下云轩一人待在那冰天雪地之处。

    温瑞闻言忍不住捏了捏她的脸说:“你就仗着我宠你,总想挑我雷点挑我怒气嗯?”

    楚云一脸正经地推开他的手:“我只是在说一些可能性而已。”

    温瑞笑了一声,拇指在她脸颊上磨蹭了几下说:“我不会让这个可能性发生。”

    “云儿,你是不是想得太美好了?你觉得我会有让你离开我身边的机会?”

    楚云挑了挑眉,调笑道:“可以试试。”

    “……我觉得我最近果然是对你太纵容了。”说着,他就把她一把扛了起来,也不管一路投放在他们身上的视线,直接强硬地把人给带回了自己的房间。

    楚云觉得她这一路的脸皮都掉光了。

    虽然她也觉得自己时不时就要挑|逗一下温瑞的这种习惯不太好,毕竟到头来药丸的人也是她自己,但她就是忍不住想……

    于是这么做的后果,就是她又被他压在床上,进行了一整日的‘意识摧残’。

    简单点说的话,就是他口中的双修。

    上次念在她是第一次,他也没有太过分,但那也已经很要命了。

    等温瑞终于放过她的时候,她觉得身子、脑袋甚至是灵魂意识都已经不属于自己了。

    虽然他没有真正进入她身子和她来一个最亲密的接触,但她很想跟他说与其这般挑战她的灵魂意识,还不如直接啪啪啪算了!

    当然,她最后还是忍住了,因为她觉得他是真的做得出来。

    待完事的时候已经是隔日下午的事情,她只能一脸虚脱地盯着床顶,好好思考自己要怎么管住自己的嘴。

    累归累,

    不过托温瑞的福她竟是在短时间内直接涨了一个境界,来到了化灵中期。

    大概是因为她的境界比温瑞要低许多,承受的也比他要多,所以在他还算是精神奕奕的时候她是动也不想动了。

    见到楚云一脸幽怨地盯着自己,温瑞忍俊不禁。

    他抚了抚她的头:“这几日你便好生在殿里休息,我刚到漓水,底下的人定有许多事情需要我处理善后。你可以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昨日带你在殿中溜了一圈,想必他们也已经非常清楚你的身份。而且还有启书然他们在,殿中的人绝对不会怠慢。”

    楚云无力地抬手朝他挥了挥:“我像是这么需要被人照顾的娇花吗?”

    温瑞沉吟道:“你现在看起来确实很像。”

    楚云:“……再见。”

    温瑞又是一阵轻笑,低头在她额头处浅浅落下了一个吻才离开。

    待他离开了房间,被搁在外面看了一整日的门的小长啸才终于被放进来。

    它高兴地跳到床上不停地跟她撒娇蹭啊蹭的,楚云好笑地看着它:“我说你堂堂一大神兽,就这副德行!”说完,认命地把小玄霜狼放了出来。

    果不其然,长啸一见到她的小雪狼,瞬间就把她给遗忘。

    刚好她也累得什么都不想做,就让它们俩在大床的另一边玩,自己发了一会儿呆后就忍不住睡着了。

    ?

    滴答……滴……滴……滴答……

    也不知睡了多久,脑海里突然不停传来一阵水滴声,楚云迷迷糊糊睁开了眼睛。

    此时已经入夜了,房里没有点灯有些昏暗,她心里忍不住一惊。

    温瑞不在身边,她在看不清周围情况之下,并不敢轻举妄动。

    身边还可以感觉到长啸和小雪狼毛茸茸的触感及它们身子的温度,这让她忍不住心安了一些。

    它们估计是玩得累了,贴着她蜷缩着身子睡着了。

    耳边那滴答声依然不止,她皱了皱眉头,正欲探索这道声音的来源,思绪忽然变得有些飘浮,好像被什么力量给控制住。

    她想要反抗,意识却变得越来越涣散。

    等她再次恢复自己的神识时,她人已经来到了大牢之中。

    而她在她面前的牢房里头,是昨日被云轩打败然后收押的神秘黑衣男子。

    她愣了愣,心道:“我怎么会在这儿?”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她不是应该躺在房里的吗?

    黑衣男子站在她面前居高临下地凝视着她,整个人看起来虽然依然有些阴测测,不过比起她之前见到的,似乎又有些不同。

    认真说的话,就是他看起来好像比之前要精神了许多?更有人气一些?变得更加……自我?

    她觉得自己也要把自己给搞混了。

    “你到底是什么人?是你把我控制到这个地方来的?”顿了顿,她又问:“你是怎么办到的?”

    这家伙和她又没有接触,如果不需要接触他也能控制一个人的心神以及身子行动,那他岂不是很可怕?

    想到这里,她忍不住看了将男子关起来的牢狱一眼。

    这是经过特殊处理的牢狱,在里面无法使用任何攻击与法器,而且有关术法都被禁止。据她所知,这已经是大陆上最高牢狱限制了,如果他连这禁制都有办法破除,那他的实力也太强大了一些……

    牢里的男子突然朝她笑了笑,那一抹笑容实在过于好看,惹得她眼皮忍不住一跳。

    为什么有种不祥的预感?

    “楚云。”

    她怔了怔,她连他姓什么名什么都不知道,他却知道自己的身份?

    哦等等,想想她今天一直都和温瑞他们在一起,过程中启书然他们也有叫过她姓名,他会知道好像也不奇怪。

    “打开牢门,放我出去吧。”他说道。

    闻言她忍不住在心里嗤笑了一声,刚想回他怎么可能就这样放你出去,却见到自己双手不听使唤地抬起,竟然以术法开始破开牢狱的结界阵法。

    她双目一睁,怎么会这样?!

    ?

    绚丽的天蓝色幻术照亮了夜空,连繁星都在这一瞬被遮蔽了光彩,青龙之殿上方的天空只剩下那让人移不开眼的漂亮幻术。像是繁花盛开,又像是璀璨烟花,也像是极光乍现,是一种难以言喻的美。

    云轩抬头望着被幻术覆盖着的天空,眼里闪烁着天蓝色的光芒,让人看不清他眼中的情绪。

    他握着手里法器的手紧了紧,随后又像是想起了什么,僵硬的身子又无奈地松下。他最终只敛目轻叹了口气,在幻术消失后把月吟留给他的东西收起。

    他还沉浸在自己的情绪之中,心中忽然似有所感,自高处朝牢狱所在的龙尾看去,眉头蓦地皱起。

    云轩最终赶在楚云和什么黑衣人离开大牢之前拦住了他们。

    他看了楚云一眼,她身子略微僵硬地站在黑衣人面前,深红色的眼睛有些空洞,但深处又似有火光在燃烧。

    他金眸里瞬间有怒意浮现:“你控制了她?”

    “云轩,你果然来了。”黑衣人的语气冷淡中带着些许平静,对于云轩的出现一点儿也不惊讶,像是早有预料。

    “看来我们的事情你调查得很清楚。”云轩的声音也冷了几分,眸里仿佛被镀上了一层薄冰。

    黑衣男子低笑了一声,抬手亮出了掌心里一颗冒着紫晶色光芒的石子。

    那看起来像是一颗紫水晶,上面还连着一些石块,像是从什么地方挖出来的。而那水晶之上,还刻了些许纹路。

    一见到那紫水晶,云轩的瞳孔蓦然一缩,眼里甚至闪过了一丝杀意。

    黑衣男子冷声道:“我知道你和楚云的事,但我并不想做什么。你该庆幸这东西是在我清醒的时候落入我手里,否则,她人现在还能不能好好在这里我也不敢保证。”

    他似乎就是用这个东西控制了楚云,随着他的操控,楚云身子晃了一下,也慢慢回过了神。

    一回神见到云轩就站在自己面前,楚云似乎有些讶异。

    她愣了愣正想说话,云轩忽然抬手朝她脖子处打去一道气劲,然后她顿时失去意识倒地。

    云轩抬手凭空将她带到自己的身边,深吸了口气才沉声问:“你想要做什么?”

    “我什么也不想做,我只想离开这里。”黑衣人摊手说道。

    云轩眼神一凛:“不可能,你知道我恨不得杀了你。”

    黑衣人忍不住一阵轻笑:“你既然那么在乎那个女人,为何她活着的时候却又处处避开?”

    “都说人类心思难猜,而你又并非一个完整的人类,心思却也如此深沉,我实在无法理解。”

    云轩蹲下扶住了楚云,在听见黑衣男子的话时身子有一瞬间的停顿,旋即又听见他说:“云轩,你没有拒绝的余地。”

    “离魂石还在我手里,我随时都能控制她。”男子冷傲地盯着他,“我说了只想离开这里,只要你让我走,离魂石我就给你。”

    许久,云轩才道:“除了你之外,还有谁知道我和楚云的事?离魂石――”

    “离魂石是我在轻武大陆所得,估计除我之外也无人知晓它的用处,更没人知道要怎么获得。你放心,我手中也就这么一块,多的我也不知该上何处寻。”

    在黑衣男子说完话之后,云轩又陷入了漫长的沉默。前者也没有催促,就这样耐心地等候,似乎非常肯定云轩会答应他这个条件。

    “你在这里等着,我先送她回去。”黑衣男子和楚云还在地牢内处,因为周围结界与禁止的关系,男子如今的逃脱还未被青龙护卫发现。而且他控制楚云走的还是另一条密道,被发现的几率并不大。

    男子抱胸歪了歪头:“好啊,说到做到,你可别忘了离魂石还在我手里。”

    说着,男子轻轻一笑:“她的魂魄是否会归元,就看你了。”

    “哦,你若觉得你速度能有我快,大可以过来抢。”

    云轩面无表情地把楚云横抱起,择了一条无人的捷径将她送回温瑞的房间。

    现在这种情况,他也不知道该不该庆幸温瑞如今人在外处理事务。

    床上还躺着两只小东西,他回来时候气息藏得极好,它们俩因为境界差异并没能发现他。

    他把楚云放在床上替她理好了衣服盖好了被,然后安静地站在床边看着她,一双金色的眼眸在黑暗之中显得特别明亮好看。

    良久,他双目才逐渐柔和下来:“我都还没来得及看看你,你就和公子跑了。”

    抬手在她头上轻轻拍了拍,他才转身离开温瑞的房间,回到方才和黑衣男子约好的地方。

    他果然还在那里等候。

    “别的不说,你们青龙的大牢质量确实非常好。若非有……她,我确实没法离开。”语落,他似笑非笑地看着面无表情的云轩,“你只需要带我离开这大牢就好,摆脱了那层层禁制,余下的路我自己能走,届时离魂石也能交给你。”

    “希望你说到做到。”云轩冷声道。

    “君子一言九鼎。”

    黑衣男子确实没有骗他,在他一路为他开了路送他离开大牢拜托那些由温瑞设下的禁制与结界之后,男子就把手中的离魂石交给了他。

    离开前,男子突然又和他说:“浮生大陆的人也在追查此事,你应该也清楚,他们已经执着了几百年。我建议你集齐九子神器,否则仅凭你一人之力,是无法阻止他们的。”

    留下这一番话之后,男子的身影就消失了,只留下云轩一人独自站在那里,手里还握着那颗发着光的离魂石。

    ……

    楚云头疼欲裂地醒过来的时候,天已经很亮了。

    她坐起身子摸了摸自己脖子,总觉得那里好像还有一些刺刺的痛感。

    话说,总觉得自己昨晚做了个奇怪的梦。

    长啸和小雪狼早就醒了,两只小东西正趴在床边摇晃尾巴看着她。

    她伸手在它们俩的头上摸了摸,梳洗过后才走出房间。

    她原本还在想着昨晚那似梦非梦的事,想起自己最后一幕好像还见到了云轩,他好像还袭击了自己。

    正挠头抓腮思索着,结果就见到一脸恹恹的启书然迎面走来,难得没有主动和她打招呼。

    她只得主动喊了他一声,走到他面前打量了他一圈才询问:“你这是怎么了?才一天不见,整个人就萎了?”

    “呸呸,你才萎了。”说着,他突然又垂下头长叹了一声,伸手搭在她肩膀语重心长地说:“楚云云,咱们青龙最近是怎么了呢?”

    “什么怎么了?”楚云听得满头雾水。

    “月吟刚发生那种事,温瑞原本正要把暗影楼的事情交还到云轩手里让他暂时接手事务,结果云轩他竟然在昨晚把我们好不容易捉到的异兽小头领给放走了!”

    没有注意到楚云在听见这话后的怔愣,启书然兀自继续:“云轩这人真是越来越难理解了,他前一天明明还恨不得把人杀掉为月吟报仇,结果半夜突然就把人给放了!”

    楚云发着呆,脑中却开始回想自己昨晚的那一场‘梦’。

    难道昨晚的事情不是梦?那个黑衣男子真的逃走了?这样的话,把人放走的明明是她啊……为何到最后成了云轩?

    “楚云云?你在想什么呢?”启书然伸手在她面前晃了晃。

    “书然,那云轩现在……怎么样了?”楚云试探地问道。

    启书然叹道:“唉,为了把人放走云轩可是破坏了不少地牢里的禁制,而且那家伙逃走的过程也伤了几名青龙护卫。此事上报到温瑞那里去了,咱们这儿向来都是按照规矩办事,问了他原因他又什么也不说,温瑞也只能让人暂时把他收押了,不然底下无法交代啊。”

    启书然刚和她说完,就又有人来找他不晓得汇报什么事,只见他哀嚎一声和她道了一声别又离开了。

    楚云想了想,还是绕到云轩被关押的地方去找他。

    和神秘黑衣男子那种需要重点防住的大恶徒不同,云轩并没有被关在那多重禁制的牢狱里,而是关在较为浅层的地方。

    楚云找到云轩的时候,他人依然穿着他那身大银色的宽袍,挺直了身子侧对着牢门坐在石灰色的地板上,双手皆被一种特制的手铐拷住,似乎是为了防止他作攻击。

    除此之外那牢房就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了,连牢狱材质都是非常普通常见的材料,显然温瑞对云轩还是没有多少防备的。

    察觉到有人的接近,云轩才缓缓睁开紧闭的双目朝她望了过来。

    她见到云轩的眼神在见到她的时候有明显的停顿,但很快又恢复正常,然后缓缓从她身上离开,态度对她有些疏远,像是不熟识的陌生人。

    虽然以他俩现在的情况来说确实如此,他们的确没有过什么交流,可是楚云心里就是有种莫名的不爽。

    她又朝牢房往前靠近了一步,直接问:“云轩,昨日人是不是我放走的?”

    云轩眼睑难以察觉地颤了颤,沉默了片刻才用着平静的语气回道:“楚姑娘,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你别骗我了,昨晚我虽然意识有些不清醒,但该记得的事情我都没忘。”她原本以为云轩和那黑衣男子是一伙的,可按照现在的情况来看,好像又不是这么一回事。

    如果他们真是一伙的,大不了他可以直接把这件事嫁祸给她,她醒来的时候人却好好在房里,显然有人把她送了回来。

    这个人,恐怕也就只能是如今待在牢房里的云轩了。

    云轩沉默不语。

    “你为什么要帮我?还有,你就不奇怪我为什么要把人放走吗?”难道云轩看出来,她是被人给控制的?

    云轩还是没有说话。

    楚云干脆蹲了下来与他视线持平:“还有,你为何不和温瑞他们解释?”

    见云轩一直静默不语,她心中一火,突然轻笑了一声说:“好吧,既然你什么都不肯告诉我,我就自己去和温瑞说这事儿,说人其实是我给放的。”

    云轩在她起身后终于有了反应,他猛地站起了身子朝她道:“不准去!”

    楚云回过身,似笑非笑地看着他:“那你先回答我的问题呀?”

    云轩:“……”

    “所以昨晚,我确实出现在地牢里,并且把他给放走了对吧?”楚云问道。

    云轩安静了一会儿,才无奈地回了一个字:“是。”

    楚云心里咯噔了一下,心想昨天那果然不是梦。

    想到他现在被关起来都是因为自己,楚云的气势瞬间弱了些许:“那你为何要隐瞒事情的真相?你大可以直接和温瑞说是我做的,如今搞成这般又是何必呢?”

    云轩盯着她看了片刻,才默默把视线移开,语气毫无起伏道:“错不在你,你是被他控制的。而他人到最后确实是被我从地牢里带走,我并没有隐瞒什么。”

    楚云咬了咬牙:“他是不是威胁你了?不然以你的修为能力,他根本不是你对手,在你发现他要逃走的时候就可以将他逮回去,但你却没有这么做。”

    云轩再次陷入了沉默。

    在楚云看来,沉默就等于默认。

    她在心里猜测了半天,才又问:“是不是,和我有关?”

    云轩虽然还是没说话,但身子明显僵了一下。

    见到他这个反应,楚云心里突然凉了凉。

    果然,那名男子有些奇怪,云轩也有点奇怪。对方到底能拿什么来威胁云轩呢?而且还是和她有关系的。

    “我和你……可说是陌生人,你为什么要这么帮我?”楚云忍不住问道。

    云轩给她的答案也在她预料之中:“你是公子的爱人,你若出了什么事,全青龙上下的人都要负起责任。”

    楚云笑了一声:“你以为我会相信你这见鬼的借口?”

    云轩:“……”

    不过云轩显然是不打算继续把原因告诉她,而她一时之间也想不出对方是能有什么事情会让云轩妥协,但她直觉觉得云轩并不是个坏人。

    她抿了抿嘴,从怀里拿出一颗暗紫色的珠子递给云轩。

    云轩见到她手里的珠子时,神情有些诧异。

    “昨天那个男人告诉我他叫夜尹,然后他还把这个东西给了我,我想你对它应该不陌生。”楚云说道。

    云轩并没有马上接过,但他的确是知道这颗珠子是什么。

    这珠子正是被盗走的轰天神珠,原本被放置在漓水这里聚集灵力,异兽当时就是盯着神珠而来,一个不注意被它们给夺走了。

    没错的话,当时夺走神珠的人正是那名黑衣男子,也就是楚云口中的夜尹。

    如今,他却又把珠子给还回来了。

    楚云也是不明白那个奇怪的家伙到底要做什么,可是她现在很庆幸自己并没有马上把神珠拿给温瑞,毕竟现在这东西对云轩来说算是一个机会。

    一个将功补过的机会。

    “拿着它,你知道应该怎么做。有了这颗神珠,你也许就可以恢复自由了。”楚云说道。

    云轩没有伸手,显然是在拒绝。

    楚云是真的有些生气了:“你到底拿还是不拿,不拿等会儿就换我进来这个地方了你信不信?”

    云轩还是一言不发,但默默伸出了手。

    楚云快被他气笑了。

    她觉得自己对云轩的感觉,有些奇怪,特别像是一见如故的那种,好像可以肆无忌惮地冲他撒娇发点小脾气。

    而他确实是吃这一套。

    楚云想了想,在云轩碰到珠子之前突然又改变了主意,将珠子收回。

    看着云轩有些愕然的表情,她笑道:“我想想,还是我亲自过去和温瑞说你把珠子交给我的更快一些。不然我这神珠给了你,你要是不肯说出来那我岂不是亏了?”

    云轩:“……”

    说完,楚云转身就要离去。只是在离开之前她还是忍不住停下脚步,背对着他询问:“你真的不肯把原因说出来吗?”

    云轩目光盯着楚云的背影看了许久,最后才转过身不再去看她。

    “原因我已经说了。”

    楚云叹了口气,也不再和他辩下去,揣着神珠找温瑞去了。

    她在大殿找到他的时候,他正在和启书然吵架。

    严格来说,是启书然单方面在炸毛?

    启书然气得脸脖子都红了:“姓温的我跟你说做人要厚道,那一大堆毁了的禁制和结界还等着我去处理,你还想把暗影楼的事情交到我手里,你这是要把我累死呢!”

    “还有之前你偷偷利用我的人来坑异兽的事情我还没跟你算账,你现在还想坑我?!”

    温瑞一脸淡定地回道:“这不是看好你的能力么?暗影楼的事情,除了你之外我也想不到有谁能在这种时候接手了。”

    “凤清呢?!还有玉媚,她这不是刚处理完拍卖大会的事儿吗?肯定闲得很!”启书然撇嘴道。

    温瑞说:“凤清正在替我处理异兽余下的窝点,玉媚还有许多被我标记了的地方等着她过去探寻,我想了想去,最闲的估计是你了。”

    启书然咬了咬牙:“南宫的狼影、月宫的舒荷、秋夜阁的叶渊……喂,你手里的人应该不止我一个吧?”

    温瑞微微一笑:“但除云轩之外,最信任的就你一个了啊。”

    启书然:“#¥%!&……”他似乎忍不住骂了一连串她听不懂的话。

    偏偏温瑞还没心没肺地笑着,楚云看着启书然好像下一秒就要冲过去和她师兄打起来,忙走过去说:“也许事情不用那么麻烦。”

    温瑞笑着朝她招了招手,启书然却在她过去前哭丧着脸拉住她:“楚云云,你瞧你家师兄多么没人性!看看我这双黑眼圈,都是被他压榨出来的!”

    楚云往他脸上看了许久,才终于看出那一丝丝的疲惫,心里不由得一濉

    她无奈地看了启书然一眼,然后才和温瑞说:“师兄,我刚才去看云轩了。”

    温瑞动作一顿,脸上一时间也看不出他心里的想法,只是看起来有几分无奈。

    楚云把轰天的神珠拿了出来:“这是他刚才交给我的,说是昨日从那名黑衣男子的手里取得。”顿了顿,她又淡定地补充:“哦,他还跟我说那名男子说自己交夜尹。”

    温瑞还没说什么,启书然就‘咦’了一声:“这名字和凤清查到的一样。”

    楚云忍不住感叹青龙的人办事效率就是快,就这样查出来了?

    温瑞盯着她手里暗紫色的神珠看了一眼,抬手将它招入自己的手里确认一番后,才挑眉意味深长地问:“云轩给你的?”

    “是啊,师兄,云轩是不是知道你在寻找神器?”楚云面不改色地反问。

    温瑞点了点头:“他的确知道。”

    “那他昨天把人放走,也许就是与对方做了这个条件交换?”楚云说道。

    温瑞没有立即回话,而是似笑非笑地看着她,那双漂亮的眼睛仿佛一眼就能将她看穿。

    虽然她知道自己瞒不住温瑞,但这一次她却决定坚持。

    许久,温瑞才把神珠收起,和启书然说:“去把云轩带过来吧。”

    启书然这人比较直了一些,没有从楚云的话里听出什么端倪或是去深思。他听到楚云这么说以及见到温瑞的反应时眼睛瞬间就亮了,高高兴兴地去大牢找云轩了。

    待启书然离开,偌大的殿里瞬间只剩下温瑞和楚云俩人。

    温瑞和楚云相互对视许久,才悠悠叹了口气:“云儿,你连师兄也都要骗了吗?”话一落,他身影在眨眼间就晃到了她面前,抬手掐住她下颌对着她的嘴就狠狠印了下去。

    末了,他还在她下唇重重咬了一口,直到感觉到了血腥味才把她放开。

    楚云红着眼抬手擦了擦嘴边的血迹,然后伸手紧紧把人给抱住,却什么也不说。

    温瑞也拿她没办法,抬手在她头后抚了抚几下,最终妥协道:“罢了,你说什么那便是什么。”

    其实她也不是不想告诉温瑞,只是她不知道应该怎么说。而且夜尹能够控制她的事情,想想都有些可怕。

    她总觉得这其中有些蹊跷,牢狱内的禁制确实是能够捆住夜尹并且阻止他施展法术的。既然如此,他究竟是用什么东西来控制了她?她直觉云轩应该知道些什么,可他却又不愿意与她细说,她现在脑袋也是一片混乱。

    她突然有些开始怀疑起自己来了。

    她到底是什么东西?

    云轩被启书然给带到大殿的时候神色还是如此平静,不过他显然是把楚云的话给听进去了,所以在温瑞问他话的时候他都按照楚云说的情况回答。

    温瑞明显也是知道其中的蹊跷,他已经避开了许多问题没有去问,比如为何云轩当时被逮住的时候不立即把神珠拿出来而是等到这个时候。

    于是云轩就这样被释放了,也代替月吟接管回他的暗影楼。

    温瑞这几日回来,很快就将他在青龙安排好的事务处理妥当,暂时也没有什么需要他操心的事情,他决定先回去暗影楼驻扎的离静城处理楼内的事务。

    这一晚,在他离开青龙之殿回到暗影楼的前一天,楚云趁着温瑞不在的空档来到云轩的居所找到了他。

    她这几日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她觉得她可能可以从云轩这里找到一些答案,所以就过来找他了。

    她找到云轩的时候,他正握着月吟给他的法器坐在院子里,整个人看起来很安静,就像是与尘世隔绝的仙人,与周围的景物气氛显得如此格格不入。

    “云轩。”楚云出声打断了他的思绪。

    云轩似是没想到她会来找自己,愣了一下才别开头不去看她,语气显得有些疏离:“你过来做什么?”

    楚云握了握拳头说:“我过来寻找答案。”

    云轩眼睑微微一垂:“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这里也没有你想找的东西,你回去公子那里吧。”

    楚云没有搭理他那一番话,直接就道:“我听师兄说,你在许久之前曾经铸造出一把聚集了兵灵力量的灭世魔器。”

    听到这句话,云轩终于肯把视线放到她身上,但眼中神色明显有些晦暗。

    “既然你有办法接触兵灵的力量,那你对它们应该也有一些了解对吧?”楚云问道。

    云轩再次陷入了沉默。

    楚云扬了扬下巴:“也不怕告诉你,我和师兄前阵子因为天齐教的关系也接触了几次所谓的兵灵的力量。你知不知道天齐教的人正在打兵灵的主意?有一次我和师兄甚至还发现他们企图启动血祭来召唤什么兵灵护法,之后祭台被师兄破坏,他们才改了道先追求那兵灵的力量。”

    “我相信你非常了解兵灵的力量有多么可怕,不过是一丁点儿就足以灭掉许多修士,甚至是一座城。”

    握了握拳,她才继续:“而每次接触那兵灵的力量,我的头就会开始发疼,甚至还听到奇怪的声音。我之前并不知道那是什么,但我现在突然有个想法,所以我才想过来问你。”

    云轩在听见她这番话的时候终于不再保持那淡漠的反应,而是站起身子走到她面前询问:“你已经和兵灵有过接触了?”

    他的双眸正微微颤动,显然是非常在意这件事。

    楚云目光一凛:“云轩,你果然知道兵灵的事,你也知道我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反应!”

    云轩似乎陷入了挣扎之中。

    “告诉我,我听见的那些声音是不是兵灵的声音?”楚云问道,连她都没发觉自己的声音不自觉带上了些许抖动。

    云轩凝视着她片刻,才像是下定了决心那般冷静下来回答:“是。”

    楚云觉得自己的心凉凉的,她轻笑了一声,又问:“那为什么我会听见兵灵的声音?”

    “还有云轩,你到底是谁?我们……是不是认识?”

    对于她这个问题,云轩显然有些吃惊,但那神情却越发表明他们二人之间果然有着一种关系。

    她正等待着云轩的回答,空气间的灵气忽然剧烈碰撞发出了些许震波,旋即大地也开始震动。

    云轩在她踉跄的时候扶住了她,俩人对视了一眼还未来得及说什么,远方的天际忽然闪过一道白光,像是有什么东西炸了开来。

    “你想治好你的眼睛吗?”云轩忽然问道。

    楚云愣了一下,老实回答:“当然想。”

    云轩把视线从那白光传来的地方收回,移到她身上后认真地对她说:“那你跟我走。”

    楚云还在犹豫,就听见他说:“等我将你眼睛治好,就把所有事情都告诉你。”

    作者有话要说:  =v=啦啦啦~我们来搞事~搞事~
(快捷键 ←)上一章:第228章 旧事返回目录下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 →)